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04 情深不知所起



太铉从未告诉过胜允甜曲奇的深意。有一回他们之间又吵了架,太铉去club找他们二人大学时期的好友抱怨。


看到金振宇与宋闵浩一贯甜蜜,不似自己与姜胜允,分分合合都已成了习惯。李胜勋抱着他的小鹿狗李嘻斜靠在包间的沙发上,眼角因为多喝了几杯,染上了不羁的绯红色。


李胜勋从没谈过恋爱,生活的重心全都在李嘻和工作上。但有时候,就是所谓旁观者清吧,他看事物的眼光超乎想象的毒辣。


“你这就是贱,喜欢人家就要说啊,你们两个当分手是情趣啊?”


对,李胜勋他说的没错,在完全接受对方时太铉没有说过“爱”。纵使是后来,在床上,即便是二人都沉浸在情欲之中,太铉也只不过红着脸在迷蒙中呢喃:“我好喜欢你。”


爱,这个字,南太铉从来不曾说出口,似乎已经习惯用“喜欢”来代替。


太铉本就心情不好,经他这样一说,不知是说中了心事,还是多饮了几杯,竟随手摔了酒杯,夺过还在胜勋手中的酒瓶,直着脖子灌了下去。


“没错我就是贱!我就是爱他啊!”太铉扔了酒瓶,抚摸着因为酒气而瑟缩着的李嘻,坐在地上崩溃似的大哭起来。


当姜胜允推开熟悉的包厢门时,他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太铉揉乱了李嘻身上的毛,泪水掉进李嘻的毛发,而他在说他爱他。


振宇和闵浩赶紧架着不停哭泣又满嘴胡话的太铉塞进胜允的车里。太铉整个人趴在声音身上,眼眶红红的,小脸糊作一团,哭得已经没了什么声音,凑近了听,才能听到一丝呢喃。


“姜胜允你不许不要我。”


“姜胜允你不是想听吗,我爱你啊。”


那是太铉第一次说出爱,之后便沉沉睡去。


从前并不是不爱,只是情深不知所起。


一觉醒来,胜允正躺在太铉身边,看着太铉的眼睛不加任何掩饰的融化着一种叫爱的情绪。


二人都没有说话,直直地看向彼此,太铉可以看到胜允脸上淡淡的笑意。


太铉没有忘记醉酒的事,他也不是一味选择逃避的人,搂住胜允的腰,将头埋到胜允的胸口,发出闷闷的声音。


“笨蛋,你是猪吗,我爱你,所以你不许不要我。”


太铉保持这个姿势不变,收紧了胳膊,轻轻的对他讲起甜曲奇的故事。


“姜胜允,你知道吗,你每吃一块甜曲奇,我就说了一次我爱你。”


后来的日子,无论太铉烤了多少甜曲奇,胜允全都照单收下。


评论
热度(6)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