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记得接吻』恺楚/R17/2\3

1\3
http://rannamnsthy.lofter.com/post/1d883e52_be69bea

 

*果然是我太天真了以为这周能完结
*结果跑出去玩 回来从晚上十一点码到凌晨一点就发上来了 结果被删了...
*plz小蓝手小红心小评论 我需要交流……
*半夜码字 乱七八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 到时候修一遍吧
*这一节车还没有飙起来 下一节朋友要小心被车甩出去
*已有的梗有 捆小火车绑 车小火车震 plz继续点梗

也许是在自由一日的缘故,本该拔刀相向的两人却在此唇小火车舌相交,何况旁边还躺着一个昏迷的芬格尔,楚子航显得格外不自在,被压在汉白玉墙面上紧张到手也不知道放哪里。

楚子航的唇很软,即使平常总是抿成一条凌厉的刀锋,也不会改变此时恺撒嘴里的触感,恺撒的舌小火车尖顶开楚子航微张的齿间,与平日里那些缠小火车绵激小火车烈的舌间竞争不同,今天的恺撒似乎更喜欢含小火车着那两片软糯红润的唇小火车瓣用力吮小火车吸,楚子航背靠在墙上,对这样不同于以往的猛烈进攻,脑内完全没用应对方案。以恺撒能吹爆一只成年鲔鱼鱼鳔的肺活量,饶是楚子航也只能自认毫无胜算,渐渐沉小火车沦于此直至大脑缺氧。

“今年赌什么?”,恺撒的额头贴在楚子航被过长的刘海所遮盖的额面上,仿佛呼吸都要混在一起,楚子航脸还是亚洲人白皙温润的颜色,若是他的嘴唇没有红肿闪着莹润的水光,这样的转移话题也许会显得不那么生硬。

“你想要什么?”,恺撒的呼吸比起楚子航要平稳许多,但很显然,他并不打算好好回答问题,亲吻着楚子航的额头,没有一点本该发生的剑拔弩张。

“……”,毫无意外的沉默,却也没有拒绝再一次贴上额头的温热。

“夜宵吧。”,恺撒不顾楚子航的阻拦捏了捏他的脸,“你又瘦了。”,这次显然是一个陈述句了。

“好。”,楚子航利落地打开恺撒那只捏上瘾的手,推开一臂的距离,“我们开始吧,今年会是我杀了你。”

“不,楚子航,”,恺撒再一次靠近,低头又吻了一下楚子航,只不过这一次只是浅尝即止,只是含住嘴唇,不过一秒钟就分开了。

恺撒从一边抽出狄克推多,冰冷的刀面与村雨同样不带一丝温度的刀锋行了一个贴面礼,金属相摩擦的声音在一瞬间划过夜色,引燃了卡塞尔今日最后的狂欢。

恺撒刚刚仰面躲过村雨迎面而来的横斩,侧身便闪到楚子航身后。众所周知,亚洲人的爆发力和力度都逊于欧罗巴人种,相较于连续攻击,楚子航更加适合的则是以柔克刚的招式。楚子航挥刀向后一挡,正好对上狄克推多的刀背。

由于,富山雅史教授关于爱护同学的心理辅导,以及曼施坦因教授每年自由一日之后暴躁的怒吼,当然还有某些更加显而易见的原因,无论是恺撒还是楚子航都在对砍的过程中选择了把刀锋留给自己。

此时他们拉开了一点距离,各自观察着对方,楚子航足跟抬起,膝盖弯曲,重心下放,村雨收回腰间的刀鞘,右手又扶在刀柄上,闭眼凝息。恺撒屏息看他,计算着跳起时的高度,目光移到楚子航脸上时,瞥到依然微肿的唇,不合时宜地起了调小火车笑的心思,“你知道战斗前含你的唇是什么意思吗?”。

楚子航当然不会回答,但从镰鼬带回来乱了一拍的心跳中,恺撒读出来他在等,便也不再继续逗趣,摆出进攻的姿势,独裁者从不防御,进攻即是防御,“你是我的猎物。”

楚子航一直闭着眼睛调整呼吸,此时突然抽刀,直往恺撒下盘进攻,速度竟比平时还要快上许多,然而恺撒在楚子航放低重心的那一刻便做好了准备,猛然跳起从上而下进攻。楚子航那一式本就只有在出刀的一瞬间攻击力达到饱和,此时被恺撒看破,半途中收势从下而上硬生生接下这一刀,震得整条手臂都在发麻。

“你哪里学来的这一招?”,恺撒持续往下施力,又被楚子航猛地发力撤回了狄克推多。

“……”,楚子航在战斗中第一次使用这一式,对上恺撒显然效果并不理想,本就不爱说话,此时更是不答,立在草地上独自调整呼吸。

恺撒忽然回头对着十米开外一处灌木暴喝,“谁在那里?”,刚才一心全在楚子航身上,接收他汗水滑落脖颈的声音,接收他突然拔刀时骤然加快的心跳,此时突然安静下来,镰鼬却带回了另一个人极不规律的心跳声。

楚子航闻声回头也看向那里,本该马上给突袭者塞一颗弗里嘉子小火车弹,第一反应却紧张起这入侵者是否看到自己与恺撒接小火车吻的那一幕,紧攥的手心有些冒汗。

灌木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里面钻出来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男孩,身上还有从高中校园带出来未褪的青涩感,那人双手握枪,闭着眼睛尖叫,食指搭着扳小火车机,只是不管不顾地尖叫。

“你是谁!”,楚子航从腰间的皮夹中抽出一把装填完满满三十二发九毫米口径子小火车弹的乌小火车兹,这样的场景让他想起了曾经轰爆了自己和恺撒的路明非,想到那个一直伴在左右的小师弟,楚子航莫名地放软了态度。

然而也许还是语气过于生硬,再配上直指对方的黑洞洞的枪小火车口,入侵者的尖叫声骤然又提高了数个分贝,食指扣动扳小火车机,恺撒听到子小火车弹出小火车膛的声音,还来不及阻止,楚子航的胸口就盛开了一朵鲜红的血花。

“沈著恭!B级新生!”,沈著恭闭着眼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开枪把一个人击杀,把手里的勃小火车朗宁又往天空中发了两弹,尖叫声似乎要穿透云层。

沈著恭的尖叫声在下一秒戛然而止,恺撒忽然熔成流金色的眼眸中隐隐出现了红血丝,看着楚子航仰面直直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明明知道弗里嘉子小火车弹对楚子航的身体造不成任何实际性损伤,仍然控制不住抽出别在腰间的沙漠小火车之鹰,不顾其巨大的后坐力连续把弹小火车匣内的七发子小火车弹全部射向了对面的沈著恭。

也许校医部需要给这位沈著恭先生多打几针。

恺撒跪坐在安铂馆被校工部精心打理过的草地上,把楚子航小心翼翼的抱起,抚上他的后脑勺,检查撞击是否使后脑出现了瘀血,直到确定无碍之后又将他紧紧搂在怀里,金色的曈色才渐渐褪回平常的冰蓝,眼底的红血丝一时半会儿却消不去。

天知道那一瞬间的恺撒有多么害怕,害怕这一幕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重演,害怕那时候的自己不在他的身边,害怕到想要不顾一切从此以后把他锁在身边,折断他的羽翼,要他永远都只在自己身边,却又在下一秒狠狠清醒。

楚子航,只能,是与自己并肩的人。

小约翰斯特劳斯的埃及进行曲恢弘大气描绘的画面如那圣经中出埃及记一章,诺玛的声音以此为背景回荡在学院的每一个角落,“本学年自由一日到此结束,学生会方二人存活,狮心会方存活人数零,学生会获得本届自由一日胜利。”

楚子航刚刚苏醒过来还有一点思路不清,眯着眼睛顺从地靠在恺撒怀里,“怎么回事?”

恺撒知道他在问那个暴走的新生,“只是吓坏了的孩子,B级,我塞了他一弹小火车匣的子小火车弹,现在还没醒过来。”

恺撒眼里没有一丝愧疚的意思,好似沈著恭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不管怎么说,”,恺撒把鼻尖埋在楚子航颈间磨蹭,湿小火车热的气息烧得那一片白净的肌肤染了一层薄薄的绯红,“这一回是我赢了。”

楚子航捉住那只已经往黑色紧身作战衣的上衣内钻去的手,“回家再说,”,然而那作小火车恶的手已经反手捏小火车住了胸小火车前那一点小小的突小火车起,恰到好处地往外轻轻一扯,引得怀里的人手上瞬间泻小火车了力气,咬住下唇不让到口的呻小火车吟吐露一丝一毫,“回去以后随便你。”

“真的随便我?”,恺撒收回在楚子航乳小火车尖上打转的右手,抚在他自然的小小火车腹肌肉上,又往下钻入内小火车裤中亲捏了一下已经微微抬小火车头的器小火车官,惹得楚子航把下小火车唇咬得死紧。

“随……随便……愿……愿赌……服输……啊……恺撒……”,楚子航声线骤然拔高,另一只攥着恺撒的手压抑着力道收力,十指紧扣好像再也分不开似的。

恺撒把手从前面绕到后面,揉了一把手感极佳的臀小火车部,轻轻拍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纵然沈著恭已经被担架抬入校医部,然而芬格尔还在附近躺尸还未苏醒,没来由的羞小火车耻感令楚子航捉住恺撒还未撤回的手,“回去再。”

恺撒张开五指又揉了一把,凑在楚子航耳边刻意压低了声耳语,“不想要还把我的手压在那儿?”,恺撒几乎可以感觉到那枚小巧可爱的耳垂骤然上升的温度,瞥见楚子航飞过来的眼神,识时务地见好就收,捏了一把极富弹性的臀小火车肉就自觉收回了手,“先去吃晚餐。”

在某次任务之后楚子航终于同意了恺撒关于同小火车居的邀请,那次楚子航的单人任务虽然取得了成功,却在结束后因受伤过重昏迷在安全屋内,直到恺撒赶来救援后的第三天。身体恢复之后的那一次,恺撒几乎以为要把楚子航操小火车死在床上,却未曾想楚子航在第二天晨起十点半的阳光中主动提起那个邀请。

他们在芝加哥买了一栋小房子,如恺撒所言,有楚子航喜欢的花草植物,有恺撒喜欢的明媚阳光,楚子航坚持付下了一半的价款,恺撒也没有说什么,搬出学校来住也显得理所应当。

“不想吃晚餐。”,楚子航坐在恺撒近来新购置的劳斯莱斯幻影的副驾驶座上,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双手规矩地搭在腿上,仿佛下一秒就可以重返小学课堂。

恺撒挑了眉毛,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撑在车窗上,想都没想就否定,“不行,你胃不好。”

“想吃糖桂花烧仙草,养胃。”,从楚子航的表情看来,似乎那个提出任性要求的人不是自己,他只是对莫名其妙被一个B级新生击杀而耿耿于怀。

恺撒瞥了一眼从上车起姿势就没变过的楚子航,换了一只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去捉楚子航老老实实搁在膝上的手,倒也没有再做些别的事,只是摊开楚子航虚握着的手,调整成一个十指相扣的动作,“夜里再吃别的。”

“好。”,楚子航默默应了一声,没有挣开恺撒紧拉着的手,放松了脊椎靠在椅背,扭头去看窗外的好风景。

吃甜食的楚子航很可爱,至少恺撒是这样认为的,即使是面无表情,小口小口吃杏仁松饼的时候也很像卡塞尔贪食的小松鼠,像现在这样露出舌小火车尖去舔撮糖桂花烧仙草甜蜜的汤时,就像刚出生不久舔牛奶喝的小猫。

恺撒随便要了一块金枪鱼三明治,中式甜品店的三明治实在不对加图索少爷的胃口,草草咬了几口解决掉,就坐在楚子航对面看他一次又一次露出舌小火车尖,去舔糖桂花甜蜜的汤水和烧仙草冻。

加图索少爷有点后悔答应楚子航的这个请求了,那不自觉露出的一点点可爱表情,除了让自己想要操小火车他的欲小火车望忍得快要爆炸外毫无用处。与吃杏仁松饼或是其他甜食不动声色相比,但凡与糖桂花相关,恺撒总能在楚子航脸上读出一点关于幸福的感觉,整个人都因为这一点而生动起来。

楚子航的幸福似乎很难懂,就算你送上加图索家全部家当他也未必会给你一点好脸色,又似乎很简单,简单到一碗糖桂花烧仙草,一次平常的牵手,一次用力的拥抱。

当楚子航用净最后一些汤水之后,坐在对面的恺撒伸手给他抹掉沾在嘴角的一点残留,“现在,该轮到吃夜宵喂饱我了。

TBC 2\3

*沈著恭=神助攻 真的只是神助攻 这个名字我在沈著恭和林汴铛中犹豫了许久233
*楚子航那没成功的那一式来自于浪客剑心里面剑心用的拔刀流 然而我觉得那一招只对双方都矮的时候适用……
*我觉得你们都看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敏小火车感词 再被删就只能发图了

Rannamn

 

评论(11)
热度(61)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