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记得接吻』恺楚/R17/1\3


*第一次写恺楚就开车 八成崩了 哦不 已经崩了
*基本是点梗来了 你们来决定这车怎么开 车/震 捆绑 女装…… 我要练练手
*我写文的习惯是写多少放出来的就有多少 所以plz给我动力 小蓝手小红心小评论
*麻利催文 催到我自己不写都不好意思 我24号开学考试 这个星期尽量完结
*死亡之吻这个中二又骚气的名字是那天刷微博看到接吻的时候把对方的唇含在嘴里是意大利黑/手党中“我将杀了你”这个意思 脑内小火车就这样开出了月台(…)

自由一日,安铂馆,傍晚七点三十五分。

“苏茜,你的目标是诺诺。”,楚子航顿了顿又说,“安铂馆这边你不要过来。”,白净修长的手指扣在耳返上的模样似乎是禁欲和诱惑的结合体。

恺撒提着狄克推多靠在汉白玉的墙面上,噙着笑意看楚子航即使是通过耳返对话,还是对着虚空一脸严肃交代工作的样子。他等了一会儿便走上前去,伸手把楚子航的耳返拿出来关掉,塞回自己上衣口袋,手指触到耳垂的一瞬间,楚子航没来由的觉得有些脸红。

楚子航自认面瘫功力如路明非所言“无人能敌”,以微不可查的速度迅速收敛了神色,自以为天衣无缝,殊不知耳朵边缘泛起的粉红色把他出卖的一干二净。

恺撒不知是如何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了别扭的意思,就着楚子航背后的墙面做了个标准的壁咚姿势,不得不说,这时候将近十厘米的身高差显得尤为重要,在夜色中,远处的灯光给两人打上逆光的金边,倒是说不出的好看。

恺撒低头凑近了去咬他耳朵 有几缕金色的发丝从耳后落下,扫得楚子航的脸颊有些发痒,耳朵的热度也随着近处被呼出的湿热空气一波又一波喷洒在耳垂上而上升。

楚子航靠在墙上全身僵硬右手已经扶住了村雨的刀柄,随时准备抽出,月光下的黄金瞳显得愈发耀眼,当恺撒湿热又带着舌苔特有的软砺再一次包裹那一枚小巧又敏感的耳垂时,忍不住出声,刻意压低的声音在昏暗的角落里放大,饶是自控力如楚子航,也抵不住此时的靠近,声音依然不可抑制地显得有些抖,“恺撒……”,太过了,楚子航有些受不了,全身肌肉都僵硬起来,他甚至说不出是什么原因竟允许恺撒靠得那样近。

原本冰蓝色的虹膜被周边黑暗的环境下染上了海洋的蓝,有点像去年波涛菲诺的迪古里奥海湾正午阳光下的地中海,楚子航有些不敢直视那双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似乎一不留神就会像被塞壬美妙歌声吸引而沉入海底的可怜渔夫那般沉醉不醒。楚子航又唤了一声,“恺撒……”,想要在这过于暧昧的气氛中挣开。

恺撒的脸在楚子航的眼里一点点放大,很快就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楚子航紧盯着那过分靠近的嘴唇,看到他张合之下吐出一个名字,“诺诺。”,楚子航瞳孔骤然紧缩,黄金瞳威压暴涨,紧握住村雨刀柄的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我不是诺诺。”,楚子航一字一顿地说,另一只手用力推开面前的B CUP胸肌。

恺撒捉住那只推在胸前骨节修长的手,又捂住他那双金光大盛的眼睛,“诺诺,去诺顿馆找苏茜,安铂馆这边有我在。”

“喂喂?”,诺诺的声音通过电信号的传送显得有些失真,“帮我向楚子航问个好啊!”

恺撒笑了一声,低头轻咬住楚子航的指尖,“诺诺向你问好。”,捂住楚子航眼睛的手心痒痒的,是连女生都心动的卷翘睫毛,仕兰中学的女学生曾经梦想一根一根数楚子航睫毛,这一场景竟然得以让自己实现,恺撒忽然觉得有些等不及。

“诺诺,”,恺撒捏着那只手把玩,手心内侧和虎口处有薄薄的刀茧,揉捏起来的触感有一丝挑逗的快意,“叫芬格尔他们离这里远一点。”

芬格尔隶属的新闻部在联合申请下终于拿到了自由一日的现场新闻转播权,此刻说不准在校园的哪个角落干着狗仔的勾当,挂着工作卡牌穿梭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流弹中,倒称得上是尽职尽责了。

“……嗯,”,诺诺的声音停了一下,应该是在确认芬格尔的位置,“来不及了恺撒,我想他就在你附近。”

“好。”,恺撒取下耳返关掉通讯,又向左边的草丛喊了一声,“芬格尔,你可以出来了。”

草丛传来一点动静,接着一个将近一米九的大块头钻了出来,头上还顶着几个草屑,白衬衣皱得一塌糊涂,挂牌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嗨!老大!好巧啊!”,捻了根草抠耳朵,“有什么新闻部可以效劳的吗?”

“就你一个人?”

“大新闻只有我亲自跟才放心!”

“转过身去。”

“老大有话好好说!新闻部的人不可以杀!”

回答他的是他背后一摊盛开的血色弹雾。

“老大……你……”,话没说完随即呈躺尸状倒在草地上。

恺撒发誓在转过头的那一瞬间看见了楚子航眼里还没有掩去的促狭笑意。“现在没有别人了,楚子航。”,恺撒把沙漠之鹰别回腰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举刀吧。”,楚子航扔了村雨的刀鞘,摆出一个严阵以待的姿势,又想了想,一歪头露出一个明显经过努力过后而得出的不太僵硬的微笑,“晚餐想吃什么?”。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提出的约会吗?”,恺撒没有把刀举起,相反张着手臂步步逼近,“不过在此之前,”,恺撒举起刀把狄克推多的刀身贴上村雨的,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点燃了夜幕下潜藏的一点不安定因子,不答反问,“楚子航,你听说过死亡之吻吗?”。

看着楚子航明显一愣,又露出好学宝宝的神情,“什么?”。

狄克推多把村雨轻轻往右一挡,近身一步,“要跟老师好好学。”,恺撒眼里不安分的笑意令楚子航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楚子航虽是不介意将恺撒作为同居对象,也丝毫不纠结于什么时候把一颗心丢在他身上,但这并不代表楚子航会乖乖顺从于恺撒在自由一日的决斗开场前来一个甜腻腻的吻。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战场上针锋相对,也不是第一次在唇齿间互不相让,比起安静的等待亲吻楚子航更喜欢主动索取。

TBC 1\3

Rannamn

评论(6)
热度(52)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