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姜南姜#『生不生都有糖吃』姜南/生贺/中篇完结/甜甜短篇集

生不生都有糖吃

00

“生日快乐!”

“这是什么?”

“给你的生日礼物。”

“记事本?”

“你打开看看嘛。”

01
这只是相爱的本能而已

分享了#Just WINNER#的节目《姜胜允、南太铉 - 本能地》: http://music.163.com/program/9521298/52932124/?userid=1183940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南太铉挪了挪,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继续窝着,一手抱着黄瓜味薯片,隔段时间就往嘴里塞一把,一手握着遥控器,摁得噼里啪啦响,节目菜单翻了三遍,愣是没有一个心仪的节目。

自《请回答1988》站错西皮咬手帕看完整部电视剧,依然感动成狗,《太阳的后裔》被宋宋夫妇虐出一把又一把眼泪,再塞了一口又一口的糖之后,终于,南太铉遭遇了人生危机——剧荒。

南太铉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实在不解气,干脆抓一团乱,手里的薯片袋子摩擦而发出的噪声更是让人心烦意乱。

“喂,你不要再动了,”,姜胜允调整了坐姿,把腿伸到茶几上去,“等会儿撒得到处都是还得我清理,”,顺便拿了张纸擦掉躺在腿上的人嘴角的薯片屑,“我也要吃。”,保持张嘴姿势等着投喂。

“……”,南太铉往嘴里塞了一片,翻身平躺,盯着姜胜允又拿了一片,塞到自己嘴里。

“喂喂……”,指了指嘴巴并不死心。

南太铉瞅了瞅薯片袋子,两片孤零零的薯片躺在袋底,“只剩两片了……”,这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有点舍不得,眨巴着眼等着对方主动放弃。

“啊——”,姜胜允依然张着嘴,不理会他渐渐落下来八成量角器的眉毛。

南太铉默默拿了一片往他嘴里送,真的很舍不得,要不然还是自己吃,姜胜允不会怪自己的,对吧。

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越来越不坚定,明明快举到姜胜允面前却克制不住要退缩的颤抖,终于克制不住洪荒之力要收回手来,却没想到还是不如姜胜允速度快,“咔”,姜胜允咬掉了半片,剩下半片在南太铉手里,自上而下裂开,等到南太铉反应过来,“喂!你怎么这样啊!”,顺势把剩下半片塞到自己嘴里,又捏了最后一片快速扔进自己嘴里。

“再吃社长又要找你了。”,姜胜允捏着南太铉的鼻子,不忍心下力气。

“明明吃胖的是你!我瘦了!”,南太铉一把挥掉作恶的手。

“得了吧,”,姜胜允收了手就往腰间挠,“这是什么啊?别再天天待在工作室回家就睡觉了,都成老爷爷了。”

“啊呸,你才老爷爷,”,南太铉举手撩起姜胜允对着摆弄了半天的刘海,“你看!我才没有白头发!”

“要不是我操心你,哪里会有白头发!”,姜胜允任由他继续摆弄,“你别拔啊!我妈说拔一根长十根!”

“哼,我妈还说白头发会传染呢!”,南太铉瞧了瞧自己的手,“诶,对不起啊,我刚才忘了洗手。”,顶着眉毛憋着笑的样子落在姜胜允眼里什么火气都没了。

乖乖找个角度躺在姜胜允腿上,瞅着今晚的新闻重播有点不开心,心想着好不容易一个休息日全都浪费在床上、零食还有这个人腿上了,舒服得要命却幸福得有些空虚。

姜胜允从沙发缝里掏了一包湿巾出来。

“我去,沙发缝里还有这种东西,那里面都还有什么啊!”,南太铉瞪着那包绿绿的绿茶味亲身示范目瞪口呆怎么写。

“顺手往里面塞点东西,要用的时候会很方便的。”,姜胜允一本正经地解释,又用牙撕开包装,似乎一切包装袋以及瓶盖对于他都很苦手。

南太铉瞅着电视直犯困,又舍不得好不容易盼来的休息日就这样流逝,强撑着眼皮瞅着主播报道一周新闻盘点。

姜胜允不知道哪来的毛病,明明是被成员嘲笑再不洗澡就要被粉丝anti的人,居然很注意保持整洁,此刻正攥着湿巾,一根一根手指地帮南太铉擦手,“你指甲该修了,再长就弹不了吉他了。”

“你帮我修。”,言简意赅地下达命令,继续懒懒地靠着,遇到姜胜允的时候,南太铉总觉得自己似乎变得失去生活技能一样。

姜胜允也一样,好像遇到南太铉,就任劳任怨,做什么都甘心,“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老爷子似的……”

“嗯?”,南太铉敷衍的哼哼。

“等到你真的成老爷子了,看谁还给你又擦手又剪指甲的。”,姜胜允从沙发缝里掏出指甲剪,捧着南太铉的手端详。

南太铉皱着眉头哼了一声,“难道等我老了你就嫌弃我了,”,抽回手瞅瞅自己略长了一点的指甲,“那我就到太平洋哪个小岛去,你再也找不到我。”

“得了吧,”,姜胜允又捉了另一只手拿着指甲矬子磨,“你要真跑了我也能找回来。”

“呿,你是哪来的自信啊。”,南太铉瞅着一小块死皮纠结着要不要下口。

“你倒是试试看啊,”,姜胜允瞥见南太铉皱着眉头盯手的样子,“别啃,待会儿又疼了。”

“你怎么跟隔壁WiFi奶奶家的大爷一样啰嗦。”,纵使过了那么多年,南太铉依然无法容忍姜胜允老妈子一样的唠叨。

姜胜允翻了个白眼,“你还不是和人家WiFi奶奶一样忍了那么多年。”

南太铉和姜胜允嘴炮,又一次战败,噎得说不出话来。

“没话说了吧。”,姜胜允嘴角上扬起来的俏皮弧度落到南太铉眼里,脑内就闪过一条弹幕“小人得志”。

“吃咸了,我要喝水。”,南太铉马上调整作战计划,嘴炮厉害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心甘情愿给我干活吗,抿着嘴笑得得意的样子落在姜胜允眼里,脑内一条弹幕一闪而过“傲娇鬼真可爱”。

姜胜允瞅着南太铉刚刚被绿茶味湿巾擦拭过,还有一些润泽的嘴唇,有点心猿意马,俯下身飞将厚厚的果冻唇印在南太铉看起来软软的唇上,趁南太铉还没反应过来,飞快地伸了舌头舔了一圈。

“这样就不渴了吧。”,姜胜允吧唧着嘴回味,眨巴着眼睛,原本就很水润的嘴唇显得亮晶晶的。

南太铉完全没料到突如其来的反击,愣了片刻,弹起来用手背抹了把嘴巴,抄起旁边的抱枕就往姜胜允身上扔,“流氓啊你!”

“你要是老了也能这么有力气打我就好了。”,姜胜允抱着抱枕竟然生出一份憧憬来,似乎能想见那样一个场景。

“谁要和你一起到老啊!”,又抄起另一个抱枕扔过去。

“我不是在说你嘛。”

02
在没有星星的夜里/没关系/因为看得到你

分享了#Just WINNER#的节目《WINNER - LA・LA・LA Love Song》: http://music.163.com/program/9752010/52932124/?userid=1183940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姜胜允有一点点生气,不仅仅是气自己正在扶着的这个人,更在气自己。

明明那个人当时就在自己能抓得到的地方,怎么还是让他受伤了。这个人受伤已经是今年不知道第几次了,若是自己不在身边那便罢了,偏偏这次就在眼前。

“喂,你别生气嘛,我是不小心的。”,南太铉能感觉到身边人的低气压,半个身体的重量靠在姜胜允身上,想伸出手抚平他眉间的川字。

南太铉是在等姜胜允下楼的时候掉下去的。姜胜允把歌谱给落在房间里,要折回去拿,南太铉便在这楼下等着。站着的平台往路面还有四个台阶,南太铉在平台上玩手机,摆弄着刚下载的新玩意儿,来回踱着步,瞥见姜胜允出了电梯走出来,便收了手机向他挥手,不知怎么的往后退了两步,姜胜允喊他不及,伸手还没拉到衣袖,南太铉便掉下了楼梯。

南太铉摔在地上,刚好后脑勺着了地,半天说不出话来,姜胜允托着他着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伸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半晌南太铉回过神来,握住姜胜允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手,试图说说话来缓解一下氛围,“你快给我一道算术题,看看我有没有摔傻了。”

姜胜允随便扯了道题,看南太铉好好回答了才放下心来,“你试试看能走吗,搭着我的肩膀。”

南太铉一手撑在地上试图起来,“好像不行,”,又扶着姜胜允的肩膀努力了一下,“感觉脚踝不太好……”

等到经纪人哥哥开着车把南太铉和执意陪同的姜胜允载到医院检查包扎结束,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乌压压的似乎快要下雨了,春夏相交之际,太平洋上的雨水似乎也多了起来,没完没了的小雨下个不停。

“喂,哥,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南太铉坐在沙发上任姜胜允给他脱鞋子,“你不要生我气嘛。”

姜胜允拆了绷带,照着小本子上记录的医嘱一步步给他上药,“每一次都是不小心,在演员学校也不小心。”

南太铉想伸手揉一揉脚踝被姜胜允挡在旁边,“我难道还能是故意的不成,我有毛病啊要自己受伤很开心。”

“没生你的气。”,姜胜允小心地碰了碰脚踝连着脚背处的一大片瘀青,“很疼吧。”

姜胜允的手总是有点凉,碰在刚擦了药油散发着一点热度的伤处,有一点类似自虐的快感,“你帮我揉揉吧,挺疼的,可能没办法跳舞了。”

姜胜允闻言便收了语,轻轻地覆在瘀青上面不敢下力气地揉,沉默了一会儿,“太铉啊,对不起。”

“诶?”,南太铉尝试着动了动脚踝,被霎时间袭来的钝痛激地老老实实把脚多往姜胜允手里送了一点,“什么对不起啊,我摔到脑袋都没事,难道都作用到你身上,你脑子坏了啊?”

白色的纱布被姜胜允一层一层缠好,打了个蝴蝶结的样子有点好笑,“要是我抓住你,你就不会受伤了。”,拆了蝴蝶结又仔细系了个同心结,端详着觉得还好,“要是我不在就算了,偏生这回我在。”,姜胜允把拖鞋轻轻给他套上,“能不能不要一直让我担心。”

“我也不想嘛……”,低着头飞快地抬了一眼,“你可以不担心我嘛……”

“走吧,我给你洗头。”,姜胜允装作没听见他的嘟囔,把南太铉从沙发上扶起来,由着他牵着手还单脚蹦跶。

果不其然没蹦两步就丢了拖鞋,索性光着脚跳,“说起来你还从来没给我洗过头呢!”,南太铉勾着他的肩,“我要洗香香你也帮我洗好吧!”

“我没有必要通过帮你洗澡看你裸*体。”,姜胜允注意着脚下懒得和他扯淡。

“哼,你怎么一点兴趣没有。”,脚踝上的结随着单脚跳的节奏一上一下的摇。

“……”,姜胜允觉得自己的眼角跳了跳。

“……”,感觉到把话题引到十八禁的人,赶紧闭了嘴不敢出声。

浴室的排气扇坏了一直忘了叫人修,南太铉坐在小板凳上,受伤的脚抬在姜胜允腿上,姜胜允就蹲在地上,两个人挤在淋浴间里什么动作都展不开。

“啊!”,南太铉大喊一声就推开了正在给头发浇热水的人,姜胜允脚下一滑就坐在了地上,缠着绷带的脚也不小心点在了地上,“你要烫死我啊!”

姜胜允怕他疼得厉害了干脆坐在了地上,衣服裤子全都湿了个透,把受伤的脚搁在了浴室玻璃门外,留了条空间好让南太铉伸出脚去。

“这样呢,这样可以了吗?”,姜胜允往南太铉手上试水温。

“哟!哥悟性很好嘛!”,南太铉眯着眼睛,一副等着享受的样子。

李胜勋听说忙内受了伤,做完事就匆匆赶回了家,手上提着五个人的晚餐,两份牛肉两份鸡肉还有一份猪排,秉承着不忍心让受伤的忙内蹦跶着开门的好二哥思想,好不容易腾出手开了门,就听见浴室里传来的声音。

“没错没错就是那里!”

“……”

“啊!”

“……”

“你是猪吗!洗发水迷眼睛了!你快帮我弄出来!”

“……”

李胜勋默默关上了门,把外卖丢进微波炉里加热,给宋闵浩打了个电话,“你和哥快点回来。”

“快点啦!”

“……”

李胜勋小天使切实考虑了一下是否要提醒浴室里的两位小点声说话不要乱喊奇怪的话。

姜胜允浑身是水的从浴室里出来,进了房间拎了套干衣服,又看见李胜勋一脸呆若木鸡地看着自己,“哥回来了啊,我快饿死了,快点做饭啊。”

“小……小祖宗……把你怎么了……”,做饭小天使觉得已经控制不住颤抖的声线了。

“没,我帮他洗澡。”,姜胜允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拎着干衣服进了浴室。

“我靠……”

03
只留在我身边吧/不可以离开
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啊/不会离开

分享了#Just WINNER#的节目《姜胜允、南太铉 - 少女(소녀)》: http://music.163.com/program/16478156/52932124/?userid=1183940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南太铉从小天不怕地不怕,五岁穿着条裤衩就能欺负小区七岁的哥哥,上了小学以后打架从来没输过,无论是格斗还是逃跑技能样样满点。到后来即使进了YG也不例外,知道当年背后嘴碎说他娘炮的人之后,当天晚上就请那人谈了一宿,隔夜那家伙就请假了一整天。

世界总是公平的,南太铉说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大部分时候都是在掩盖自己怕鬼怕得要命的事实。

这一点姜胜允倒是很有发言权,他就曾经半夜被做噩梦的南太铉打醒过,“梦到鬼了,就和那鬼打了一架,没想到那鬼竟然一点都不反抗……不过后来鬼突然把我抱住,我吓了一大跳就踹了他一脚,幸好我比较厉害,他一下子就不见了。”

后来南太铉问姜胜允腰上了瘀青,姜胜允表示一点都不想说,睡觉被蹿下床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南太铉又输了真心话大冒险,今天运气很不好,玩五轮有三轮是输的,剩下两轮,姜胜允输的。

金振宇作为今日最大赢家,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大得出奇的眼睛配上掩饰不住的奸诈笑意,南太铉竟然觉得背后一凉。

“咳咳,”,大哥的威严在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两个忙内坐在庄家对面等罚,“最近天气很热是吧?”

“……”,姜胜允表示不敢回答。

“哥对你们很好的,就是夏季消暑纳凉嘛。”,金振宇对着十指,脸上笑意不改。

“冰桶挑战?”,南太铉腾地一下站起来就往冰箱走去,“哥你早说嘛,这还不容易!”

“回来!”,金振宇伸手拉住南太铉的衣袖,“谁说冰桶挑战了?那又有什么好玩的嘛。”,压低了声音,眼睛里的光却更亮了姜胜允被闪得有点害怕,“哥给你们准备了好东西,”,金振宇跟献宝似的从背后掏出一张碟,“我跟宋闵浩看过了,今天轮你们,别给我刮花了啊。”

姜胜允先接了碟,瞄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哥,你确定?我是没问题,太铉他……”

“怕啥,愿赌服输嘛,反正你俩一起看,有什么好怕的,宋闵浩也就三天睡不着而已。”,金振宇咋了眨眼睛,满脸阴谋得逞。

“什么……玩……意儿……”,南太铉话还没说完,接了姜胜允手里的碟,看了封面,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咒怨》无删减,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蓝光高清特别清晰。”,金振宇无视下白了脸色的南太铉继续侃侃而谈。

李胜勋拍了拍两组音响,“你哥刚买的,3D立体音,今天给你们试试看。”

“诶我说,南太铉你行不行啊,是男人抖什么抖!就是干啊!”,宋闵浩敲着桌子完全没有吓得三天睡不着的自觉。

“我抖个屁啊!谁抖了啊!姜胜允!”,封面上的那个小孩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愣着干嘛啊!放片啊!”,碟片像一块烫手的山芋一样被南太铉飞在了姜胜允手上。

“诶我说你轻点,很贵诶……”,金振宇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李胜勋作为大家的老妈子,贴心地从姜胜允床上抱来一床被子,“我觉得看这玩意儿很需要这个,南太铉你先捂好啊。”,把南太铉推到沙发的正中间,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回头问金振宇,“哥,上回跟你说的那个展览你去不去?”

金振宇摁亮手机屏幕看时间,“卧槽!宋闵浩赶紧走!电影要开始了走走走!李胜勋你去不去!”

“行行行,走吧。”

金振宇一边套着鞋一边瞅着姜胜允喊,“愿赌服输啊,别作弊!”

“呯!”的关门声过后,室内终于又归于一片沉静,短暂的沉默过后,南太铉抱着被子开口,“真的要看啊……”

“愿赌服输呗,”,姜胜允调试着蓝光机,把音响电源接好,灭了室内光,“谁让你一定要玩,我拦都拦不住,”,掀开被子也钻了进去,找了个合适的姿势把身旁的人揽到怀里,“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振宇哥玩游戏就跟开挂一样,从来没意外过。”

南太铉自知理亏便乖乖顺势靠着,“你知道演什么吗?”,尝试着把注意力放到荧幕上去。

“没看过,”,伸手把南太铉翘起来的一撮头发绕到耳后,“振宇哥还买了无删减,估计也是要命吧。”

“他都不怕吗!”,3D立体声的新音响效果太好,片头压抑的喘息声让南太铉的声音都抖了几分,“他干嘛!妈的那是什么东西!姜胜允!”,正片还没开始南太铉就已经陷入高度紧张状态,扑到姜胜允颈窝里不敢再看,“你他妈声音关小一点会死啊!”,南太铉不自觉掐住了姜胜允的手腕,“我靠!姜胜允!姜胜允!那是什么!”

“啊——”,一个人脸从虚空中一闪而过,吓得南太铉蒙住了脑袋还在尖叫,“那他妈是什么东西!”,南太铉掐着姜胜允的手腕不敢从被子里抬头,“姜胜允!你别松手啊!”

“啊!”,南太铉努力平静下来,又忽然尖叫,“姜胜允!你干嘛突然抓我手!”,又死命攥紧,“你千万别松啊。”

“啊啊啊啊啊!姜胜允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爬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姜胜允啊啊啊啊!”,看见狰狞的女鬼一身素服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仿佛也真的要从自家电视里爬出来,南太铉再也受不住,拼命往姜胜允身上贴,“姜胜允姜胜允姜胜允!我们不看了好不好!不看了不看了!”

姜胜允拉过了被子把两个人都裹在里面,“你再吵WiFi奶奶要来敲门了,”,顺手拿了遥控器调小了电视声音,又收紧了被子,“这样就不怕了吧,”,捏了捏黑暗中依稀觉得有些苍白的脸,“怕什么嘛,我不是在这里吗?”

电视里能传来空洞的脚步声,南太铉的呼吸骤然沉重起来,“太铉,要接个吻吗?”,姜胜允放缓了语调想要转移南太铉的注意力。

没想到南太铉自己倒是先凑上来,往那果冻一般厚厚的嘴唇上咬,不顾着电视里奇怪的声音,南太铉自己的喘息声倒像是要把姜胜允吞吃入肚一样。

两条灵活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空气似乎无法作为介质传播声音了,能感觉彼此口中一点爱人的甜味,呼吸间似乎能感觉到一点点甜蜜的味道。

“啊!”,南太铉不小心翻了个身,奈何沙发太窄,两个人缠着被子双双滚到了了地上,姜胜允及时把自己转到下面,南太铉趴在自己身上气都喘不匀。

“笨蛋,”,姜胜允拉下南太铉的脖子,就着这个姿势轻咬他的下唇,“还怕不怕?”

“要……还要……”,南太铉说着便凑上去舔了一下姜胜允的嘴角,姜胜允懒得收回主动权,任南太铉一步步吻得更深,唇齿间有黏腻的水泽声。

接吻似乎很容易上瘾,四唇相碰便是没完没了了。

“怎么样好看吗!”,金振宇从外面回来,见南太铉眼角还含着水光,有点幸灾乐祸。

“哼!”

“姜胜允!他有没有被吓到!”,金振宇眨巴着大眼睛,小白兔的脸孔也带着狡诈。

“太铉他……”,被南太铉一把捂住了嘴打断。

“哥,我跟你说!一点都不可怕!”,南太铉搭在姜胜允身上,“都是他,都是他吓得乱叫,还往我身上蹭!”

“看不出来嘛姜胜允!”,李胜勋跟着从门外进来,“你这样很丢釜山男人的脸哦。”,眉眼间有化不开的挪逾。

“姜胜允!”,南太铉瞪了姜胜允一眼免得他说出什么来,“

“啊……太铉说得对……”

04
你呀/什么都不要担心

分享了#Just WINNER#的节目《姜胜允、南太铉、金振宇 - 少女+我的爱在我身边+你不要担心》: http://music.163.com/program/785173567/52932124/?userid=1183940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南太铉在回归前从练习室里搬了出来,实际上是自己租了间工作室,大概八十平方左右的屋子,客厅倒是毫不客气的占了其中相当一部分的空间,刚搬来的时候东西倒是不多,除了平常做事要用的各类器具,其余不过也就一张不小的真皮沙发、小小的二人坐桌椅以及若干摆件。

不过,姜胜允并没有让那个空旷的状态维持太久,帮忙搬来的时候就带上了自己一直很喜欢的那块苏格兰羊毛织暗红地毯,在随后的日子里,又陆陆续续把自己小睡时候用的毯子、几把或闲置或使用吉他、粉丝买来很喜欢的按摩椅,甚至给墙面贴上了几张海报和四处搜集来的小物件。

南太铉看着工作室越来越满,对此倒是难得的没有闹脾气,心里有那么一小块地方,恍惚觉得很享受这样一步步把一间寓所改造得越来越像一个家的感觉。

姜胜允来得常,又恰到好处留给南太铉一个自由的空间,明明有钥匙,却次次都打了电话再过来。

通常情况下,那张沙发上总是有人的,有时候是累得睁不开眼的姜胜允躺在上面小睡一会儿,等到醒过来的时候,便能看见另一个角落里南太铉翘着二郎腿塞着耳机修改谱子的样子,咬着铅笔头或是把自来水笔转上一个又一个利落的半圆。

他们其实也有过想要两个人单独出一首歌的野心,曾经每日每夜写过很多首,几乎每一次都被以“感情太过直白”为由,还未送到社长耳朵里,就被枪毙在金振宇的“大众耳朵”下,久而久之他们也不愿再写,偶尔出了一点灵感,便录下来也只给彼此听。

“胜允哥?”,南太铉低头思考了一阵无果,还是喊了正在冲咖啡的姜胜允,“你说,这个地方,是C和弦接E和弦好呢,还是C以后先接个Gm再转E呢?”

“接个Gm吧,”,姜胜允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看了看谱,又瞧了南太铉的手势,“你这样的指法会很累的,”,坐到南太铉背后,虚拢着他的手,做了一次示范,“这样子比较来得及。”

“……”,南太铉又自己尝试了一遍,果然好上许多,“我要是哪天能像哥一样就好了……”

“才不要,”,姜胜允总觉得自己实在太老妈子,帮南太铉别头发已经成为了习惯,“那很辛苦。”

“今天有没有想做的?”,姜胜允起身坐在了南太铉前些天自己钉的桌子上,摇了摇腿,倒是平稳的很。

“什么?”,南太铉把吉他放在腿上,瞧见姜胜允坐在自己第一件家具上,心疼的要命,“我自己都舍不得放东西!你赶紧下来!”

姜胜允知道他爱惜也不舍得再捉弄,毕竟眼睁睁看着他在网上盯了一周,挑了几根木头,又等着木头千里迢迢飘洋过海,明明连积木都搭得歪歪扭扭的人居然也能把桌子钉的四平八稳。

有好几次姜胜允想要出手帮忙都被拦到了了一边,“不许动!我好不容易弄好的!”,春夏之交雨水断断续续的,木头也难养得很,今天量的刚好的距离,明天就莫名的缩短或是加长了,只能等到太阳好的时候在阳光下曝晒,才合木头的生性。

有简讯到达的声音,“你的短信。”,南太铉继续压着琴弦摆弄。

姜胜允保持着姿势不变,伸手够到沙发角落里的手机,“社长的……八成没好事吧。”,说着还是戳亮了屏幕,粗略浏览了一下,不由自主皱了下眉头,把手机扔到一边。

“怎么了?”,南太铉瞥见姜胜允放空的神态。

“没,你继续谈,”,仰面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给自己按太阳穴,“太铉呐……”

“你说啊。”,南太铉停下了拨动琴弦的手,看向姜胜允等着回答。

“我们的歌,又被毙了……”,姜胜允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你说我们的歌为什么一首都不行呢?”,把手覆在眼睛上,“每次都是一堆理由,不合适不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

“哦,”,南太铉用力刷了个和弦,“我当什么事儿呢,”,顶了顶眉毛,又把拖鞋蹬了,抬脚踢了踢姜胜允,“又不是我俩不合适。”

姜胜允闻言憋不住笑出了声,“太铉最近这种话也可以随便说出口了哦!”,坐起身揉南太铉笑起来软软的苹果肌,“再说一遍给我听!”

“哼,”,许是觉得手感还不赖,也在自己脸上揉了揉,“听不见拉倒。”

姜胜允靠着贴在南太铉后背,用鼻尖蹭他的颈窝,“太铉呐,你听我说。”,深吸了一口气,“你什么都不要担心,我会好好写的,总有一天我们能唱我们两个人的歌。”

“知道了,笨蛋,”,姜胜允的鼻息呼在颈间温热的有些发痒,“我才不担心,你在我有什么好担心。”

05
无论从前还是今后都只有你

分享了#Just WINNER#的节目《姜胜允、南太铉 - 亲爱的(恋しくて)》: http://music.163.com/program/12781010/52932124/?userid=1183940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姜胜允蹲在南太铉床前,把Polly抱在怀里,Barley已经睡醒了,被放在地上,向上姜胜允腿上蹿,肉垫子拉着裤脚似乎不怎么受力。姜胜允腾出一只手放在地上让Barley顺着爬上来,“现在把你南粑粑粑闹起来,小声一点哦。”

Polly年岁比Barley小一些,生性也更闹腾,比起Barley爱理不理反复无常的性格,Polly显得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心,本已经醒过来,只是赖在姜胜允怀里撒娇,这时候像是听懂了似的,前脚爪子一伸够到床沿,后脚就已经跃到了床上。

Polly踱着小小的步子往南太铉怀里挪,“嘘,”,姜胜允搂着Barley对Polly小声说话,“Polly轻一点……”

Polly不知不觉爬到胸口的位置,像往常一样伸出舌尖试探地舔了一下下巴,看南太铉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又凑到耳垂的地方舔了一口,南太铉似乎睡得很熟,一动不动连眼睑都没有动一下。

“Barley也听姜粑粑话嘛,”,揉了揉Barley的肚子,“过去帮Polly一把。”,拍了拍Barley肉肉的屁股,把它托到床上,又把自己藏到床沿以下。

Barley比起Polly的小心翼翼就显得大气多了,摇着尾巴耀武扬威似的踩在南太铉身上,把Polly推到一边,在胸口的位置蹬了蹬腿,修过指甲爪子就着软绵厚实的肉垫毫不留情地拍在南太铉脸上。

姜胜允猫着腰蹲在地上看得目瞪口呆,正要出言教训Barley就被揪了头发,“姜胜允!”,不知怎么居然被发现,看起来显然是起床气爆发,怨气趋于实体化,“把这两个小混蛋带走!”,头发跟鸡窝没什么两样,可以想见睡姿有多么糟糕。

“太铉呐,”,腋窝底下夹着被它南粑粑一把塞过来的Barley,两只手捉着Polly的前爪子,硬是摆出一副挥手说你好的样子,“Polly说明天南粑粑就二十三岁了,二十二岁的最后一天不能浪费。”

“跟你姜粑粑玩去。”,南太铉抽出一个枕头扔到姜胜允身上,之后便闷在被子里装死。

姜胜允一手拎着一只猫儿子,看着床上那一堆显而易见的隆起,“你们南粑粑不要你咯,跟我一起玩吧。”,走到门口了,又想了想折回去,坐在床沿隔着被子拍南太铉的背,“起床嘛,陪我嘛。”,搂着猫咪撒娇的样子狼狈又好笑,Polly还配合着喵两声。

……

南太铉还是起了床,虽然期间包含着很多,诸如姜胜允被踹了脚屁股,再比如南太铉的下唇多了个牙印。

南太铉坐在餐桌边上,盘腿坐在椅子上,刚刚喝完一杯牛奶,唇周一圈牛奶印子,“姜胜允,”,眉尾下垂,“明天你帮我发东西吧……”

“啊?什么?”,姜胜允嚼着李胜勋小厨娘买回来的牛角面包,感觉脑电波频道有点对不上。

“我闭关了……”,瞪了一眼正吧唧嘴的姜胜允。

“噗,”,想笑出声却被噎住了,喝了口牛奶顺气,“让你死倔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下了桌到姜胜允房间找那只看起来很贵的派克钢笔,“我那是执着。笔在哪儿?”,顿了顿又补充,“贵的那把。”

姜胜允端着牛奶杯子倚在门框上,“左边第二个抽屉,我笔袋里面,”,擦了擦嘴角的牛奶渍,“你要干嘛啊?”

“纸呢?A4!”,南太铉找了半天没看见一张纸。

“小桌子那边吧,闵浩哥的纸比较好。”,宋闵浩一直不明白自己买的一叠又一叠加厚水彩纸为什么用得那么快,按姜胜允的话来说,“虽然他把贵的纸和奥拓的窝搁在一个地方。”

奥拓的窝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李胜勋完全是把他当儿子养,即使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吐槽他把奥拓养得太娇纵了些,李胜勋还是依然如故,给他置办了一个堪比学龄前儿童乐园的地方,甚至给一只狗添了张矮桌子,“我儿子凭什么不能上桌吃饭?”,噎得所有人哑口无言。

南太铉就着幼稚园常备塑料地垫坐下来,靠在奥拓专用桌子上写字,写了两行觉得不顺手,又找到一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扔在这里的北川景子写真集垫在纸下权当垫板。

姜胜允清洗完餐具也过来,在南太铉背后坐下来,把写字写得正炸毛的人刚好圈在身前,“你在写什么?”,下巴搭在南太铉最近瘦出了骨感的肩膀上有点硌得慌。

“我要怎么和大家说?”,往后肘了肘胳膊算是提问。

“粉丝吗?”,姜胜允从南太铉后面伸手去看那几张废纸,“就写你真心想说的。”,另一只手把乱七八糟的他头发理顺。

“……”,南太铉一泄气,趴在桌面上,“好难……”,仿佛一下子回答上学时候写作文,反倒是最贴近内心的东西更难以落笔。

“粉丝那么喜欢你,有什么难的?”,姜胜允揪了揪南太铉的头发,尝试着看看能不能扎一个苹果头。

谢谢大家!!
第二十个生日!
直到第五十个生日也一起过吧!
爱你们哟~^O^
南太铉 敬上

“干巴巴的……”,姜胜允看着只觉得字好看。

南太铉捂着脸呻吟,“我已经尽力了……”,趴在桌子上显得很头疼的样子,“我又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陪我到七老八十,五十岁保险一点不行啊!”

“笨蛋……”,姜胜允把趴在桌子上装死的人扶起来,就着从后面圈住的姿势,把下巴抵在肩膀上拾了笔工整的写了一行“Repost souththth”加了条下划线,又写了一个小小的N,“我和他们约定了五十年,够你七老八十了。”

……

三个哥喝得有点多,正在对着卡拉OK机狂吼,姜胜允本就不能喝酒,坐在沙发上刚好神志清醒码好字就等着零点一到马上发出去,总算网速没有拖后腿,刚跳到00:00便掐着点发送了出去,顺便揽过旁边和经纪人哥哥喝得有点高的南太铉,“我的忙内!生日快乐!”,蹦到荧幕面前抢了宋闵浩手里的话筒,也不管音响里放着是什么伴奏,就吼了一首生日快乐歌。

南太铉把他揪下来,生怕他听不见似的对着耳朵吼,“姜胜允!我的你快点发!”

“你就写‘来自南太铉的亲笔信’。”,南太铉灌了口凉水让自己冷静一点,“不对啊!你写个‘太铉妮’干嘛?”,趴在姜胜允身上盯着屏幕,简直就差钻进屏幕里去了,“别改了,太铉妮就太铉妮,也挺好的嘛。”,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在姜胜允脸上留了个浅浅的口水印子。

殊不知这一幕被某个黑暗角落里的一名叫做NY记者的摄像头记录下。NY盯着屏幕有些犯难,背包里还有一叠这样的照片,“到底是拿着照片去找YG狠狠敲诈一笔,从此衣食无忧,还是拿给D社曝光,从此名声大噪稳坐业界狗仔第一的宝座呢?”,NY显然有些郁闷,“算了算了,还是拿回去给捕捞队看吧。”,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唉,都怪自己,狗仔为什么要萌西皮。”

06

“生不生都有糖吃……?”

“对啊。”

“什么生不生!你倒是生一个给我看啊!”

“我是说生日啦生日!诶你干嘛打我!”

“该说的都没有说!”

“诶诶诶?”

“诶什么鬼了啦!”

身手矫健地躲过飞来的抱枕,像是使用了瞬间移动技能一样,从南太铉背后抱过去,一脸贱兮兮的样子,对着微红的耳朵呼热气,“生日快乐,我爱你。”

FIN




评论
热度(28)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