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姜南姜#『分手算个屁』姜南/短篇已完结/怨妇情调

分手算个屁

“分手吧。”

“好。”

“那把吉他我带走。”

“成,随你。”

“我以为你至少会挽留。”

“我还以为你至少心里有我。”

“狗屁,咱俩还是赶紧断了吧。”

“好,回家小心。”

姜胜允走在路上思索了一番该去哪里,没回家里,绕去了妈妈在首尔的居所,风卷残云吃了一大盘安心牛排,窝在沙发里和妈妈一起看太阳的后裔,宋仲基很帅,激动起来也偶吧偶吧地叫,至于宋慧乔,太美了,姜胜允盯着电视发愣。

新专辑没个点,于是就多呆了几天,黏在家里,吃吃吃,顿顿安心牛排,想吃烤肉,没有,妈妈不会做。

终于妈妈看不下去,把他赶了回去。

家里是住不得了,分手的人再怎么大度都没那个脸与前男友朝夕相对共用一个浴室,没地方待,转了一圈,回到公司给自己扒拉的一间工作室,那房子原先是地下室,不怎么通风,往好里想,倒是冬暖夏凉。

姜胜允蛮喜欢这个地方,吃饭,楼上食堂,上厕所,出门左拐,睡觉,屋子里有床,工作的话,就更方便了,在床上一样能做事,伸长胳膊就能碰到旁边的琴键。要是非说有什么地方不好,那就是没地方洗澡。

饶是姜胜允再不爱洗澡,突破了三天的界限,不洗澡日数直逼五天,没衣服换洗,连个内裤都没得换,吃个饭都有前辈问“这件衣服很好看?天天穿?”,终于还是待不住了,打算回妈妈那儿处理一下。

姜胜允站在妈妈家门口,纵是楼道里没有一丝风,也觉得在风中凌乱,刚放下电话,妈妈早上刚回釜山,一周之内不会回来,自己又没有家门钥匙。

难道再捱个七天?姜胜允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闻到身上一股子酸味,抓了把头发,实在有点崩溃。要不然回家?总不会那么巧吧?

姜胜允估摸着南太铉平常大概下午两三点都不在家里,便掐着点打算回去洗个澡带两件换洗衣服,然后躲回工作室继续宅。

回家从来没有那么像贼过,左躲右闪进了楼道,突然觉得自己背后紧贴着墙的样子有点好笑,尴尬的对着空气笑笑,理了理打结的头发,躲个屁啊,分手还能怎样,你情我愿的。硬着头皮掏钥匙开门。

大概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里间里传来声音,“酸奶买好了?这么快?”,姜胜允杵在门口,只觉得头皮发麻,下一秒就想夺门而逃,那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半个月前还在跟自己讲一大堆情话,十天前用降了半个key的声音商量分手。

声音的主人从里间啪嗒着拖鞋出来,发梢上还滴着水,拿着条毛巾费劲地擦,见到来人,也是一愣,低了眼睛就回了房间,砰地好大一声关门声。

姜胜允听着摔门声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眼角都忍不住抽搐。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不不不,姜胜允马上给这句话打了个叉,涂黑再涂黑,在姜胜允心里,戏子若是和南太铉沾边,那些几百个日夜的情谊全是假的,奥斯卡小金人即使已经在小李子手上了,姜胜允都会抢过来塞到南太铉手上,再者,若有人说南太铉是婊,他大概会冲上去和那人拼命,就算分了手也一样。

分了手,不再是情人,好歹还有一层队友的关系,再多的,好像也没了。朋友吗?人家说真爱分手不当朋友,姜胜允自然是贯彻落实的。

得了吧,不过就是分手那点屁大的事。

“你们吵了?”,李胜勋躲在衣柜里,练习壁橱怪个人技,姜胜允拉开柜门寻衣服被吓了一跳,还真的跳到了床上偶吧偶吧宋仲基偶吧地尖叫,隔壁马上传来了重重的敲墙声,南太铉住在隔壁,以前晚上有时候姜胜允待在他那里,半夜闹得太晚,墙上就传来李胜勋急促的敲墙声和奥拓汪个不停的声音。

“咔咔,风水轮流转?”,李胜勋从衣柜里出来,一米八几的大个儿躲在里面确实憋屈得很,“干啥啦你们?”

“没没没……”,姜胜允与南太铉的关系本就二人知道未曾跟别人提起,如今没了关系更是懒得再提,也没理由提。

“还没?南太铉十天没回家了,你也十天,见面就摔门,还没?”,李胜勋掰着手指头数。

姜胜允只觉得目瞪口呆,这哥躲在衣柜里居然还知道隔壁那瓜娃子跟自己甩脸子。等等,好像漏过了什么,南太铉十天没回家,那他怎么洗澡的,他不是一天不洗澡都受不了吗,在他妈妈那儿待十天?再等等,重点不是这个,他干嘛不回家?

算了,洗澡吧,没关系了的人。

站在花洒下面,五天不见的热水氤氲在周围,打结的头发渐渐散开,姜胜允简直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想要大喊三声哈里路亚。

浴室门被突然打开,姜胜允吓得脚底一滑,尾椎骨磕在胶垫上,眼泪直接疼哭出来,就不该肥皂掉在地上懒得捡。

“我浴巾忘拿了。”,南太铉背着身,听到姜胜允摔在地上也没回头,只是后背不可抑制的抖了三抖,听起来就觉得很疼。

姜胜允挣扎地爬起来一只手扶着屁股,另一只手去够架子上的浴巾,模模糊糊摸到了就递到南太铉面前。

“错了,不是这条。”,南太铉手里拿着的那条边角绣了个N,恋爱中的人傻逼事做得总是比较多,何况是两个中二病,你用写我名字的,我用写你名字的,科科,现在真是尴尬。

姜胜允捂着光着的屁股,伸手去拿另一条,塞到南太铉手上,又把自己那条揪回来,一声不吭,当然,纵是他想吭也吭不出来,屁股真是太疼了。

“你就那么喜欢不穿衣服吗?”,姜胜允能感觉到南太铉用背影翻了个白眼。

一口老血噎在喉咙,挣扎了几下,“老子在洗澡……”。

“哼。”,南太铉鼻子哼了一声,带了门就走了,砰地又是一声震天响,太阳穴疼得更厉害了。

姜胜允洗完了澡,就躺在自己久违的大床上昏迷过去了,工作室那张小床对自己来说还是太小了,手脚舒展不开,睡个好觉就更谈不上,本是想躲那个人,今天竟然好死不死见了面,那得了,也没啥好坚持的了,想明白,马上睡死过去。

等到饭点,李胜勋坐在床边拍着姜胜允的屁股催他起床,睁了一缝儿,马上又闭起来。李胜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学着南太铉之前的样子,蹲在床边,把脸越来越近,万万没想到,吧嗒一口好大声,姜胜允就准确无误亲在了李胜勋腮帮子上,留了个口水印子。

李胜勋瞬间懵逼,跳起,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哥!救命啊!!姜胜允啊啊啊啊啊!!你干嘛!!!你他妈又不是基佬!!!干屁亲我啊啊啊啊啊!!”

金振宇宋闵浩闻声而来,看着奥拓和他的主人一起跳脚。

姜胜允生生被吵醒,揉了头发,理了理都是褶子的睡衣,今天被那人吐槽不穿衣服,好不容易穿上了,至于睡裤,姜胜允是打死不穿的。

对着李胜勋翻了个白眼,还真有个点说对了,你舍友就是个基佬,对象就是你隔壁那个,啊不,前对象。

姜胜允在被子里穿好了条家居大叔裤,扱拉着个大拖鞋,走过去盖了李胜勋的脑袋,嗯,当然,要盖到还是很勉强的,身高差摆在那儿,自己再不甘心也只有咬手帕的份儿。

出了房门,看到南太铉在餐桌前低头玩手机,还没走啊,这话姜胜允也只敢在肚子里说。绝对不是嫌弃他,只是这人就坐在自己对面,抬个眼就见着了,毕竟刚分了个手,总不能尴尬都不许了。

难得五个人都在家,李胜勋识趣地没提为啥坐在彼此对面的两个人十天不回家,虽然平常那两人就不是多话的类型,炒热气氛全靠闵振勋。然而,今天这氛围竟然,莫名,有些,尴尬,李胜勋搜肠刮肚想到个词来形容。

不忍心眼看着半边冷场,自己跟对面的宋闵浩挤眉弄眼,哦不,大眼瞪小眼,哦不,小眼瞪咪咪眼。金振宇吧唧吧唧嚼着自己不小心煎成十一成熟的安心牛排,多出来的那一成,焦了。李胜勋举着叉子招呼,想要活跃气氛,“吃蛋吃蛋,鸡蛋没焦。”

姜胜允一整顿饭尴尬的都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闻言听话的开始分解自己盘子里那摊荷包蛋,溏心的,貌似还不错。低着头,突然,一个黄澄澄的煎蛋被一副刀叉托着送到了自己的盘子里。

“老了,不吃。”,姜胜允抬了头看南太铉面不改色的把那摊边缘有点焦的荷包蛋放在自己的意面上,顺带用叉子戳了个洞让蛋黄流出来,顺带拌了拌,眉尾下坠,十足十的别扭样儿。

姜胜允有点恍惚,这算什么啊,这是什么情况啊,南太铉在干嘛,求复合?姜胜允面上懵逼,心里的吐槽小人却算得上在咆哮。

要不然就答应了?行吧,反正这人是注定纠缠一辈子的。

“西兰花,你多吃一点,对身体好。”,说着就把盘子里剩得三朵拨到了南太铉盘子里。这么明显的回应,他听得懂吧?

“成。”,果不其然对面的人马上弯了眼睛,笑得开心。

饭后,金振宇和宋闵浩交流养猫经验去了,Barley和Polly与谁都亲近,倒是唯独和那太铉天天吊着个脸,仿佛欠了五百吊制钱似的。

李胜勋小厨娘欢快的刷碗,还能哼小曲儿。

“偶吧!宋仲基偶吧!”,姜胜允陷在沙发里又开始尖叫,满脸红光。

“闭嘴,喜欢我还是他?”,南太铉躺在姜胜允腿上黑了脸,压低了声音问。

“你你你都是你。”,又是吧嗒好哒一口,印了个口水印子,不同的是,这回印在了南太铉抿着紧紧的嘴唇上。

得了吧,分手算个屁啊,我们还在一起。



FIN







评论
热度(23)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