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姜南姜#『孤独症候群』短篇已完结/元旦贺文

孤独症候群

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着微妙的联系。同样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微妙的很。

“胜允哥……”,南太铉心不在焉的坐在面对窗户的椅子上,让阳光透过百叶窗打在自己脸上,用手机屏幕的反光打理了一下刚才因躺在床上滚来滚去而凌乱的头发。

“……”。

“嗯?胜允哥?”,南太铉本只是随意叫一声,回不回应无所谓,但是姜胜允向来有没有意义反正都应着,此时一旦没应声了,反而觉得奇怪。

“……”。

“呀!姜胜允!”,一直听不到回应有点着急,忽地站起来,椅子被向后带了一点。

姜胜允这才听见,被吓得没拿稳手机,挣扎了几下手机还是掉在了地上,好在宿舍是木质地板,手机没太高的摔下来倒也没什么事,“还好……”,姜胜允吹了吹手机上的灰尘,“干嘛呀,一惊一乍的!”。

“……”,莫名觉得有些难过,“没有……”。

接着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或者也许不算沉默,房间里有南太铉趴在桌面上跟着音乐对节奏时指尖轻叩桌面的声音,还有姜胜允看着手机时不时发出的笑声。

南太铉情绪不太好,无所事事就玩了会儿自拍,准备等会儿挑一张发到INS上,粉丝们总是很喜欢自己分享生活。

“南太铉?”,南太铉趴在桌面上,看着斑驳的阳光洒在桌面上的投影,姜胜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潜了过来,惊地南太铉不受控制地一抖。

“……”,南太铉抬头看了眼,又趴了回去。

“太铉……”,姜胜允蹲下来,这时候若是南太铉转个头便能看见自己。

“太铉妮……”,姜胜允学着Polly的样子蹭了下南太铉的肚子肉。

“干嘛呀!”,南太铉心情不好,一把将在自己腰间作怪的脑袋推到一边去,死命瞪着正发懵的姜胜允。

“哎呀!太铉你干嘛!”,姜胜允正晕着却看见南太铉红着的眼睛,“你别啊,我错了,你别哭啊。”,一下子慌起来,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刚捂暖的手小心翼翼地摸南太铉的脸。

“没有哭。手拿开。”,虽是这样说,却没有主动挪开的意思。

“还说没有,眼睛都红了。”,姜胜允也是执拗,一下一下地顺着南太铉翘起的几根头发,“怎么了呀,你告诉我呀。”。

“你不知道是什么还道歉?”,南太铉有点惊讶。

“不管怎么样先道歉,是你说的呀。”,姜胜允故意撩乱了刚顺好的头发,“告诉我嘛,怎么了?”。

被逮着一问南太铉却有点犯糊涂,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忽然红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

“不说就算啦,别哭别哭,等会儿出去他们要说我欺负你了,”,姜胜允站起身来,把南太铉往自己身上揽,“别哭了啊。”。

维持这个姿势好一会儿,南太铉挣开来,拖鞋一蹬任自己脸朝下倒在姜胜允的床上,虽然鼻子被弹的生疼连鼻涕都快要疼出来,南太铉还是继续趴着装僵尸。

“鼻涕快点擦一下,”,姜胜允侧身躺下来的动作伴随着南太铉身下床垫的轻微凹陷,“我都听到你偷偷吸鼻子了,”,不管南太铉愿不愿意把他拉到自己旁边,顺手抽了张纸一把糊在南太铉脸上,“这样撞你都不嫌疼啊?鼻炎的鼻子经不起撞的。”。

“姜……姜胜允……”,南太铉也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就凑到姜胜允胸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掉。

“哎呀,你干嘛呀,别哭啊,别啊。”,姜胜允被忽然埋到自己胸口的人吓得慌了神,只能把人揽得更紧,“别哭了别哭啊,你告诉我啊,发生了什么?”。

南太铉糊里糊涂宣泄了一通情绪,好不容易自己止住了哭,抽抽嗒嗒的吸鼻子,“你以后……不能……不理我……”。

姜胜允愣了神,忽然明白过来,“以后肯定不会了,你别哭了,”,厚厚的嘴唇轻轻凑上去把脸上的泪痕吻掉,“别哭了,我错了。”。

南太铉很不喜欢现在这样的自己,莫名其妙地多愁善感,莫名其妙地多疑,惹得自己心里堵得慌,“你刚才在和谁发短信?”。

“嗯?”。

“刚才你和谁发短信那么开心?”,倔脾气一上来,就在意得不得了。

“乱想什么呢,我看推特呢,”,姜胜允不禁啼笑皆非,“我们的饭都很可爱呢,你看你看,”,又把手机递过去,“你自己看看嘛,锁屏密码都是你生日呢。”,毕恭毕敬跪在床上双手奉上的姿势倒是很好笑。

“你就为了玩手机不理我?”。

“人家不是我们的饭嘛。”,姜胜允又把手举高了一点。

南太铉觉得心里梗得慌,他实在是无法问出口“饭重要还是自己重要”,这样毫无意义的问题。

“亲一下。”,姜胜允看南太铉不高兴起来又嘟起了的嘴,把手机扔到一边,撑在南太铉上方耍赖。

“不要。”。

“就一下。”,姜胜允才不会因为一次拒绝就放弃。

“我说不要。”把脸侧到一边,不敢直视上方姜胜允小狗一样的眼神。

“一下嘛,好不好?”。

“好……”,忘了涂润唇膏的嘴唇被一下子咬住,南太铉挣扎了一下,却被姜胜允更紧地抱在怀里,还未说出的另外两个字被迫只能烂在肚子里,“好个鬼……”,南太铉心里后悔得很,对付姜胜允这样的人自然不能给一点点机会。

  
南太铉感觉到那湿热的东西顺着微张的空隙滑进了自己的嘴里,温柔地挑逗着自己的舌头,被深深地吸住,拉进另一张嘴里搅动着。灵动的舌舔食着他敏感的上鄂,滑过他的齿边,吸走他了的唾液。而不属于他的液体缓缓流入他的嘴里,和自己的混在一起,滑下他微仰的喉咙。

太铉也乐得自己高兴,拉着上方人的脖子要吻得更深,“差不多啦……”,直到南太铉觉得有点喘不上气,姜胜允主动分开一点距离,两人之间拉出了一点银丝,“准备出去吃饭啦,你晚上不是还要去工作室吗?”

“哦。”,南太铉翻了个身,又把头埋到姜胜允的枕头里。

“起来啦!”,姜胜允拍着背哄。

“不要。”,本来只是红了脸不好意思被看见,现在却被充满了整个肺部有姜胜允味道的空气所诱惑,扭着腰耍赖就是不起来。

“真的,起来啦,我们去吃那家章鱼小丸子,你不是想吃很久了吗。”,姜胜允站起来拉了拉被压在南太铉身下乱七八糟的被子。

“好!”,听到章鱼小丸子就马上爬起来,姜胜允只能摇摇头感叹这个故作深沉的弟弟内在的小孩子心性。

姜胜允看着南太铉刚才被咬得有点破皮的嘴唇有点心疼,又啄了两下,“疼不疼?”

南太铉顶了顶眉毛,“现在问有什么用。”。

“围巾!”南太铉走过去把挂在衣架上的米色围巾取下来,“围巾要带!我送你的,你居然不带!”,捣乱似的一圈一圈地缠,缠完就蹦跶到一旁欣赏自己的“杰作”。

姜胜允把围巾解下来放到一边,“给我拍张照。”,姜胜允咪着眼睛笑,来自百叶窗的光与影投射在脸上煞是好看。

南太铉选了个角度拍了好几张,留了几张宝贝地存在相册里,“带围巾!我给你买的你干嘛不带!”。

“知道啦。”,故意拖长了声音,当最后一个字的音落下,围巾就被自己打了一个简单的结,“也不见得闵浩哥他们天天带呀……”。

“怎么跟老干部似的。”南太铉皱了皱鼻子,走上前去端详了一阵,把围巾解开,重新挽了个与自己一样的花样,一巴掌盖在姜胜允肩膀上,“你不一样!”。

“哦。”,姜胜允懒懒地应着侧过脸看窗外,自己虽不说什么却还是在意,又不好意思对南太铉说。

“真的,”,南太铉努力掰正姜胜允的脸让他对着自己,“你不一样,我说了不一样,你知不知道。”。

“知道啦。”,姜胜允看他解释得恳切觉得可爱,拉过他的手,“我知道啦。”。

“我说了你听到没有,”,被姜胜允一路拉着出去,手也回握得更紧,“你知不知道呀?”。

“知道啦知道啦,”,姜胜允被问得越发觉得南太铉可爱,“出门了,快松手。”。

“哦。”,一转眼快出电梯,南太铉赶紧松了手。

“喂,姜胜允!”,姜胜允走在前面,南太铉跟在后面踢着小石头,“31号南东铉他们学校新年表演……”。

“要我去?”,姜胜允故意反问了一遍。

“你不去就算了……”,南太铉又低了头继续踢。

“哎呀,你踢到我了,”,姜胜允转过身,南太铉没注意正好撞上,鼻梁撞上姜胜允瘦得剩骨头的肩膀,眼泪都要掉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姜胜允掏出餐巾纸给他,“我不是故意的。”。

“我又没有逼你去……”,南太铉接了纸抽鼻子。

“我又没说不去。”,姜胜允从南太铉手里收了纸,扔到旁边的垃圾桶。

“喂!”。

“嗯?”。

“蓝外套的大叔!能不能别走那么快,和我一起走吧。”。

“好。”。

……

“哥!”,南东铉在后台整理,南太铉就跟着过去,“胜允哥有来吗!有吗!有吗!”。

“没有!”,南太铉就不明白了姜胜允给自己家人喂了什么,一个个都胳膊肘外拐。

“啊……”,南东铉扫了几个和弦,“我还以为……”。

“有来啦有来啦逗你的。”。

“在哪里!”,南东铉果然心情急上。

“在观众席啦……你快点,人家催了。”,南太铉帮弟弟整理好吉他的背带。

“那胜允哥,”,南太铉翻了个白眼又瞪过去,南太铉收到眼神吓得缩了脖子,“哦不,哥,是我亲哥你会好好看的对吧。”。

“知道啦知道啦。”,一把将南东铉推出休息室,自己往观众席过去。

“东铉准备好了?”,姜胜允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南太铉坐下。

“嗯,”,在姜胜允旁边坐好,无聊轻轻踢了踢身边的人的鞋,“下个节目就是了,”,有点低落,“今晚还得去工作室。”。

“过去陪你?”,姜胜允把手放在南太铉腰后面,轻轻揽过去。

“不要了,”,南太铉烦躁地把掉下来的几缕刘海拉到耳后,“你在家里陪哥们吧。”。

“嗯,”,姜胜允顿了下,“东铉上来了,你要不要去录像。”。

不得不说在哥哥眼里,自家弟弟简直在发光,“姜胜允!姜胜允!你看!东铉是不是很棒!比你当年棒多了!”。

“知道啦知道啦。”,姜胜允顺手给南太铉刚发的INS戳了个赞,“东铉一定很高兴。”

“臭美吧你。”

……

姜胜允在家里和哥哥们一起在客厅呆着,刷了刷INS:很感谢没有让我一个人过新年kk。PO了张图南太铉带着白口罩一脸疲惫与无奈,身后的制作人大叔盯着手机,怕是在和妻子解释。

“笨蛋。”,姜胜允小声的骂了一句。

起身到阳台去戳了快捷拨手机号,没响两声,“太铉?”。

“嗯?”,声音听起来比照片还显得疲惫。

“快回来吧。”,姜胜允的声音总是很温柔,哦不,也许现在更温柔。

“……”,没答话。

“快回来吧,我在家等你。”。

“好。”,忽然不想再去思虑那些恼人的工作。

……

五十六分、五十七分、五十八分……

哥哥们吃着炸鸡就啤酒,姜胜允一个人坐立不安。

叮咚——

咚咚咚……

“哥!开门!”,南太铉拍着门。

姜胜允拖鞋也顾不得穿,跑去开门,南太铉一下子扑过去,双手勾住姜胜允的脖子,“你应该早点打电话给我,”,停在门口,鞋也顾不得脱,“我想你了。”。

姜胜允只是盯着南太铉,像是想把他的鼻子眼睛他的每一个部分都收藏在自己心里。

十、九……

“姜胜允?”。

八……

“嗯?”。

七、六……

“我们接个吻吧。”。

“好。”。

唇齿相接,尽是彼此的味道。

二、一!

“南太铉。”。

“嗯?”。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FIN


评论
热度(22)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