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16 普鲁斯特

整整一天南太铉都盘着腿坐在地上看电视,那个综艺结束了就换一个,刘大神的脸总是出现在不同的节目,到最后南太铉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嘉宾笑了,南太铉就跟着笑几声;主持笑了,南太铉也跟着笑几声;特效做出来的笑声出来的时候,南太铉笑得最大声。

综艺就是有这个好处,它始终是让人笑的。

刚买的黄瓜味薯片吃完了,还有前段时间缠着姜胜允买的蜂蜜黄油味,再吃完了,还有背着姜胜允偷偷囤的一大堆番茄味柠檬味烧烤味盐醋味。

南太铉趁着广告的间隙瞟了一眼地上散乱着的包装袋,花花绿绿的一大堆,不消想,若是姜胜允见了,一定会生起气来问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

还未来得及细想,南太铉就被屏幕上金钟国悄悄靠近李光洙准备撕他名牌的慢动作吸引住,竟也屏住呼吸。

“太铉!”,敲门声打断了绷紧的情绪,“太铉啊!吃饭啦!”,是崔伯。

太铉戳亮了手机屏幕一看,居然也到了晚上吃饭的时间。太铉从不在吃上亏待自己,那时候姜胜允在,即使还跟姜胜允赌着气,也能一言不发地把饭扒完,气得姜胜允食不下咽。

如今却是吃不下什么东西,许是零食吃太多,许是笑得太多。

“不吃啦伯伯!”,像是怕崔伯伯不放心又跟了一句,“我吃饱了!”

“你吃什么吃饱了,别乱说。”,管家开了门进来,“太铉,你怎么吃这个吃那么多!早上才淋了雨,怎么总是胡闹!”,伯伯看着地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包装袋不免有些生气。

“可是,可是我吃饱了啊。”,太铉有点委屈的嘟了嘴,眼神又开始飘向电视。

“明天早上好好吃饭,不许再闹了,多喝点水早点睡觉。”,管家终是狠不下心来,只是嘱咐了两句。

“知道了……”,太铉答应着,又坐回地上去。

“真拿你没办法,听话一点多好。”

管家伯伯出去时又把门合上,房间重新回到一片黑暗,只有电视的亮光照在太铉脸上,映得一片苍白。

听话?如果再来一遍,我一定听话,如果我听话,是不是姜胜允就不会走了。

此时电视的声音在太铉耳边不断放大,嘈杂的喧闹声刺激的脑神经,太阳穴突突地疼。

不耐烦起来,胡乱关了电视,又把遥控器随手扔到一边,忽然安静下来,黑暗把房间压迫得逼仄,安静使空虚感无限放大。

太铉坐回床上,抱住双膝又把被子扯过盖住整个身体,“姜胜允…姜胜允…姜胜允…你就让我恨你好了。”,想哭,却哭不出来了。

疲惫感很快席卷了整个身体,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做了一个很好的梦,梦里有姜胜允偷偷亲他的温软触感,梦里有姜胜允无奈又温和的唤他名字。

醒来的时候胃里一阵泛酸,跑到洗手间,马上扶着盥洗盆吐了出来,昨天淋过雨,吃的东西又油腻不消化,吐出来是必然。

吐得差不多,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撑起来漱口,刷牙,洗脸。手贴上额头,试了试温度,果然在发烧,想来烧得并不低。

地上乱七八糟的包装袋都已经被收走了,太铉开了衣柜,发现本来还藏在里面的两包薯片已不见了踪影,抓了抓头发,跌坐在床上,不一会儿又睡着。

“太铉,”,南太铉意识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努力想睁开眼,然而眼睛却像是畏光似的怎么也睁不开,“太铉,”,是管家伯伯的声音,他应该着急坏了吧,太铉又努力了一次,终究是没有力气只好作罢,一晃神又开始睡。

第二天早上,南太铉终于醒过来,一偏头便看到管家伯伯拉了张椅子靠在旁边。太铉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脑子不停钝钝的疼着,被子与皮肤裸露出来的摩擦也疼得不行,另一方面,恍惚里一直有人抓着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害怕,醒过来看到管家伯伯,不管怎么说,都是由衷的感谢,“伯伯…”,太铉轻轻唤了声,嗓子还不怎么发得出声音,说起话来喉咙一阵尖锐的疼。

“醒过来了,”,管家伯伯马上反应过来,手又覆上太铉的额头,“还在烧,太铉怎么那么不听伯伯话呢,跟你说要好好照顾自己……”,伯伯又开始絮絮叨叨。

“伯伯,”,太铉急切切的打断,喉咙一扯疼得更厉害,缓了一会儿,“昨天晚上伯伯辛苦了。”

“……”,崔伯伯一时间有点懵,然后反应过来,“没有没有,不麻烦。”,起身端了杯水给南太铉。

感冒来得及,走得却不像来时那样迅速,前前后后一个多星期,高烧退下低烧接着来,整整一周昏昏沉沉一直呆在床上。

有时候会想到小时候那个明明说好再相会却再未见过的朋友,有时候会想到当时在剑桥念书的时候,有时候思绪会飘到从前画过的画,如此这般林林总总,却唯独没有去想姜胜允,或许是刻意的回避,又或是无需再想。

金振宇去看望南太铉,那时候他正半倚在床头看一本普鲁斯特,看到金振宇进来也只是笑。

“怎么想起看普鲁斯特了,”,金振宇翻了翻那本书,“囚犯首选读物?《追忆似水年华》?从前怎么不见你那么清心寡欲?”

“我就是清心寡欲。”,南太铉一边笑着反驳,一边夺回那本。

“怎么回事?怎么感冒一直没好?”,金振宇也不与他胡扯,“你是哪里病了?是身体?还是心里?”

“哥,”,南太铉闻言抽回了被握住的手,撑起身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很好。”

“没什么意思,”,金振宇站起身来,“南太铉,你得好好过。”

“哥,”,南太铉突然开始冒起火来,“你出去。”,见金振宇依然站着看着自己,一时间控制不住,“我让你出去你知不知道!”

“太铉……”

“你出去!出去!”,也许是这样大声说话很适合宣泄情绪,太铉扯着嗓门喊到最后竟然尖叫起来,“我叫你出去听见没有!”

“……”,金振宇果然背过身向门口走去,“南太铉,你要想明白。”

“我让你出去!”,金振宇转身带上了门,刚好躲过南太铉扔到门上的一个枕头。

TBC

评论
热度(6)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