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姜南姜#『Cheers』圣诞贺文/姜南/短篇已完结

Cheers

K+那边举办了年终派对,Winner作为YG总部旗下的男子组合受到了邀请,不过最终与我同行的只有闵浩哥和姜胜允。

以闵浩哥那个爱热闹的个性是一定会参加的。振宇哥推说要补综艺,终于还是撒着娇留在了家里,这个哥总是这样,喜欢呆在家里逗逗猫,当然,还有补补剧。胜勋哥真是一个奇怪的哥,自己不玩却给Otto开了INS,听说还以Otto的语气回复了粉丝,竟也说没空理我们。

倒是姜胜允会去这一点,我没怎么想到。但是“他很累”这一点,我知道。

终于要回归了,就像姜胜允他之前说的,在回暖之前。一月份应该是北半球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首尔自然不例外。第一张专辑出在炎炎夏日,第二张则在纯白寒冷的冬天,跨过六个季节,站在相反的对立,倒是有趣的结果。

社长那天突然把我们都叫到七楼,我不似姜胜允,他早就被训得麻木练就不坏之身,粉丝们大概不会想到,即使是现在,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南太铉竟然还是会在见到社长时微微发抖。

大清早突然一个电话,扰乱了睡梦中的我们。经纪人哥哥急匆匆地嘱咐,反复强调要在十点之前到达七楼社长办公室。

记得前一天晚上任性起来拉着姜胜允听歌听到很晚,到最后他竟然躺在睡着了,本想踹开他,始终还是没能狠下心。他很辛苦,明明是和我同样的年纪,却担着最重的担子,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会很心疼。

还是给他扯好了被子,想了想不舍得让自己睡沙发,轻手轻脚暗了灯,钻进被窝,把自己安在床沿,尽量不打扰到身边占据了大部分位置的他。

被姜胜允带着鼻音刻意压低的声音吵醒,睁开眼就看见他顶着一窝乱毛抽着鼻子,刚刚放下手机,双眼还直愣愣毫无焦距地看着面前惨白的墙面。

看不下去,翻身赤着脚下床给他拿了盒餐巾纸又牵过角落的垃圾桶,看他还在发呆,就抽了张纸一把糊在他脸上。

“姜胜允!”

“嗯?”,他是真的在发呆,倒是被我吓了一跳。

“鼻涕擤掉!你把我吵醒了。”

“哎呀你快上来,干嘛不穿拖鞋,等会儿着凉怎么办……”,看着他一张一合在早晨犹如草莓果冻一样润泽的嘴唇,我竟然有一种想亲吻的冲动。

事实上,我也确实这样做了。

哦,忘了告诉各位。

就像他说的。

“我和太铉,是相互中意的关系。”

可能是开了暖气的房间太过温暖,可能是清晨的阳光不足以驱散因早起而导致的混沌,还可能是他的味道太过美好,总之当他从错愕到渐渐夺回主动权再到微笑着离开我的嘴唇对我说早安的时候,我想,如果这样能就是一辈子的话,那就好了。

等叫醒所有哥哥,又全部整理完毕,坐在七楼会议室的那一刻,就已经九点过了半,所有人都和姜胜允一样,对将要面对的一切一无所知。

“太铉?”,桌子下面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覆在我冻得有些僵的手上,“别怕。”

“没有。”,面无表情的否认,鉴于周围人太多怕被发现,我轻轻抽掉自己的手。

“你在抖。”,他又伸过来。

“……”

“社长好!”,来不及反驳他的无理取闹,赶紧抽回被握住的手,起身鞠躬。

……

从七楼会议室走出来,一直到晃晃悠悠回到家里,我们都被一种像是不可思议又像是激动过度而产生的情绪所笼罩,一路上气氛诡异的安静。

振宇哥打破了沉默,“诶…社长刚才说我们准备一月十一日回归?”,振宇哥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尾部一翘,直翘得我发懵。

“诶卧槽,”,胜勋哥忽然爆了句国骂,“我们要回归啦回归啦回归啦!”,蹦得老高又圈住了闵浩哥的脖子。

闵浩哥被刺激得清醒过来,接着肘着胜勋哥跳着转圈前进,“还是你生日诶哥!要回归啦回归啦回归啦!”

“哥……”,姜胜允和我走在最后,“你们是复读机吗?”

当然没有人回答他。

“太铉?”

“嗯?”

“你怎么想呢?”,今天的上衣没有口袋,于是他把我的手塞进了他大衣的口袋。

“等到春天了。”,实在没缓过神。

“嗯,没想到真的在天气回暖之前。”,他接了话头,轻轻呵出一口气,体内的水份一呼到空气之中就液化成细小的液滴,白色的,是冬天该有的颜色。

之后几天身为队长的他又开始忙忙碌碌,有时候连家也不回,早上特意早起去公司,特意绕了远路买了香草拿铁,又带了两块甜甜的抹茶慕斯,没有敲门直接悄悄进去,就看到他窝在沙发上,站在他旁边就瞧见他眼睛下面有两抹疲累的乌青,下巴上还有一点点胡茬,虽然室内开了暖气,想了想还是把外套脱了下来给他盖上。

“哥?”,想叫他起床吃早餐,却又不敢太大声。

“哥?”,我蹲在地上,若他睁开眼睛此时恰好能与我平视,当然,他并不搭理我。

索性把手上的纸袋放到地上,自己盘腿坐着,又从纸袋里把给自己点的热可可拿出来,打开盖子喝了一口才发觉,天气太冷,热可可都失去了温暖的温度,不过好在它依旧保持着好味道,甜里面带着一丝属于可可的苦涩香味。

觉得今天睡着的姜胜允格外好脾气,不由自主伸出食指轻轻戳他最近消瘦下来但依然糯米的脸。

今天的抹茶慕斯不知道为什么,味道口感格外好,我端着盒子吃,有时候抬眼看一眼,确认他还没醒过来。

“姜胜允啊,”,叫了一声,眼神转向袋子里还剩的一块慕斯,“你再不醒过来,我就把你的份也吃了。”

“……”

“那我真吃了啊?”,又问了遍,“那我吃了。”,动手拆盒子,昨晚闵浩哥和胜勋哥做晚餐,奇思妙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付诸实践后成果自然差强人意,姜胜允昨晚又不在,没人带夜宵,到早上又起了个早出去买早餐,到现在倒是真的饿了,“你别怪我啊,是你不起的……”

解开另一个盒子上面的红色缎带,慕斯的上面又撒了薄薄一层奶绿色的抹茶粉末儿,倒是有那么一丝圣诞的氛围,“哥,你真不起来啊,那我真吃了啊……”,手里拿着勺子正准备舀一大勺,突然半路被截住,“哥,你不是不吃了吗!”,委屈的眉毛都掉下来,眉尾下垂好像永远没有底限一样。

“我什么时候说不吃的!”,他把外套搁到一边,也坐到地上来,“我要吃草莓味的。”

“哪儿有草莓味给你吃啊?”,把勺子和慕斯塞到他手里,“就只有抹茶的,不吃拉倒!”

他把盒子放到一旁,忽然凑进过来,“太铉今天穿着粉红色的毛衣,不知道是不是草莓味呢?”,接着耳垂就被轻轻咬了一口,我赶紧往后挪了几米。

“不吃拉倒,只有抹茶味没有草莓味的。”,揪着毛衣的下摆玩。

“太铉不生气嘛……”,姜胜允不愧是演技受到认可的国民爱豆,委屈又撒娇的表情仿佛能拧出水。

“哥,”,想着正事,“明天你去吗?K+那个?”,姜胜允,已经做好了被他拒绝的充分理由。

“去啊,干嘛不去。”

“哦……”

“那我吃了啊。”,姜胜允扯回话题。

“你吃啊,我又没拦你……”,姜胜允突然凑过来要吻,吓得我一把推开,“你有毛病啊!在公司诶!”,嘴角还是被碰到了一点,用力用手擦掉,生怕留下什么痕迹。

“太铉最好吃了,草莓味的。”,他被推开到旁边,舔了舔嘴角。

我看着他的样子不知怎么生气起来,从地上爬起来就摔了门出去。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生气,也许是起床气没消,也许是他无所谓的态度。

直到昨天我还一直和他怄着气。拎着Polly和Barley来找我,我就把猫们留下,再一脚把他踹出去;想要学人家背后抱,等待他的绝对是把他一把推开。

我觉得很委屈,明明是他要与我在一起,为什么认真的好像只有我一个。

穿好衣服准备出门,这次衣服的设计师与GD哥相熟,倒是有趣的风格,外套上印着许多电影的名字。

“闵浩哥!走啦!”,闵浩哥还在对着镜子整他的帽子。

“马上马上!”,闵浩哥总是这样嘴上应着脚下没移。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抓住他的胳膊把他从洗手间扯出来。

“太铉…”,是姜胜允,听得出来他不太高兴,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吓得我松了抓住闵浩哥的手。

其实已经不怎么生气,却也不想理他,匆匆下楼,抢在最前面占领了和经纪人哥哥一起的前排,闵浩哥和他一起下来,只能坐在后面。

能感觉到姜胜允一路上都在看着我,他周边的低气压扩张到我无法忽视的程度。闵浩哥本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想来是被姜胜允的黑脸煞到,渐渐地也没了声音,气氛压抑得很。

辞旧岁迎新年,YG的年末派对气氛一向热烈,我们从正门进去,我在拐角的地方随便拍了张照片,再随便挑个滤镜上传到INS上去,粉丝们总是很喜欢我们能多发一点这样的照片。

闵浩哥不愧为Winner一朵交际花,已经和周围的人热络起来,转了两圈就已经几杯酒下肚,环顾四周,不见姜胜允。

“找我?”,姜胜允从后面搭上我肩膀,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拎了一个酒瓶,他酒量一点也不好,我和他只喝过一次,几杯下去就开始胡言乱语。

“你怎么喝酒?”,把那个瓶子从他手里抢过来。

“照张相?”,他无所谓笑笑,又把瓶子拿回去,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前面的镜头,“看镜头。”

像往常一样,与他合照总是不自觉摆出嘟嘟嘴的姿势,他把手揽在我腰后,对着镜头笑。

“谢谢。”,他从拍照的那个人手里接过他自己的手机,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揣进兜里,拉住我的手腕往外围走去。

手腕被抓得生疼,却不敢甩掉。

是洗手间后面的楼梯间。他松了手,我又突然被压到墙上,以为后脑勺肯定要撞上墙,闭了眼准备承受,却撞到姜胜允护在后面的手。

“你干嘛呀!”,虽然大家都在外面闹,这里没有人,我还是有点害怕。

“为什么一直生气?”,看得出来他努力抑制了自己的情绪。

“现在不生气了。”,我别过脸,觉得老是和他怄气看起来就像自己无理取闹。

“那前两天为什么生气?”,明显松了口气,放缓了语气问。

“你…”,原因太奇怪,连自己都很难说出口。

“我怎么了?你要说啊。”,他又开始着急。

心一横也不管心里乱七八糟的波动,“你都没有认真喜欢我!都是我喜欢你!”,说着说着有些委屈,不由地一抽鼻子。

“乱讲,我哪里没有喜欢你了。”,他的手朝我的脸伸过来,我下意识躲过去。

“明明说好晚上陪我的,结果你在公司睡了,早上看你,结果你还不主动道歉,还欺负我……”,一条条数过去,自己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没…没了…”

“知道啦,对不起,”,他好像憋着笑,“那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我没有生气……”,辩解的话被打断,满脑子只想到,姜胜允的嘴唇软软糯糯甜甜的,一定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

被拉开一点距离,他把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圣诞节要到了,想要什么礼物?”

不知怎么的脱口而出,“要草莓慕斯!

FIN

评论
热度(8)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