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15 很好很好



太铉缩在秋千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过来是因为响了两声闷闷的夏雷后从天而降的大雨。


不知怎么的,纵然已经醒过来,太铉却没有躲避的意思,毫无焦距的看着整片苍茫昏暗的天,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哎呀,太铉!”,管家崔伯伯开了阳台的玻璃门,急急忙忙地撑开手里的伞,“你干嘛呀!赶紧回去!淋感冒了怎么办!”,说着就把还缩在秋千上的太铉往房间里拉,“怎么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太铉被崔伯拉着回房,既不主动也不拒绝,进了屋就呆呆站在床旁,看着落地窗外的大雨。大雨实在是公平得很,只要是有乌云的地方,它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太铉!”,崔伯手忙脚乱地收完伞,回过头有看见一个人怔在原地的南太铉,“你这样要是感冒了怎么办,你又不是身体那么好的人,快点擦干净了……”


崔伯伯的话南太铉并没有听进去,只是怔怔地看着一个方向不动,也不说什么。崔伯伯依然唠唠叨叨说个不停,又转去拿了浴巾,推着南太铉去洗澡。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南太铉忽然伸手把自己挡在了门框外,回头问,“伯伯,你说,整个首尔都在下雨吗?”


“嗯?”崔伯伯被没头脑的一句话问得有些发懵。


“整个首尔现在都下雨吗?”,南太铉又重复了一遍,意外地对这个问题异常认真。


“下吧,我刚从江北那边回来,雨下得可比江南还大。”,崔伯伯想了想,马上给出了回答。


太铉似乎又并不是那样在意这问题的答案,自己低了头喃喃,“那人心呢?”


崔伯伯没听真切,“嗯?”,又问了一遍。


“没事,伯伯你去休息吧。”,太铉抬了头,嘴角弯出一点微笑,推着把伯伯送出了房门。


只不过门一落锁,转过身来,太铉便换了一副脸色,似乎刚才的微笑根本不存在,不哭不闹,只是面无表情。


脱衣,洗澡,擦身,穿衣,对着镜子胡乱吹着头发,看着镜子里被湿淋淋的头发折腾得狼狈不堪的自己,表情终于有了一点点松动,“姜胜允,是你赢了,没有你我连吹头发都做不好。”


胃部还是有隐隐的疼,大概是昨晚睡得着凉,随便用手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下楼拿了药拎了壶热水抱了一堆零食,顺便告诉伯伯午餐不吃了,回到房间放了东西,想了想又去书房拿了自己的电脑,之后便锁了门。


*


睡觉的时候太铉是一点光都见不得的户,窗帘若是有一丝缝没有拉紧,即使在寒冷的深冬已经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太铉也一定会不顾光着的脚一路小跑过去。


拉好了窗帘,再哆哆嗦嗦地跑回来,跳上床,像只八爪鱼一样贴在姜胜允身上,两只脚丫子在姜胜允大腿上蹭啊蹭,嘴里还模仿出淬火一样的“滋滋”声,直到差不多暖和起来了,才乖乖窝回姜胜允胸口的位置,把被子拉过头顶,发出闷闷糯糯的声音,“我要睡觉咯。”,飞快地拉过姜胜允的脖颈,在果冻唇上吧哒一口,再窝回去,“不许梦见别人,梦到好吃的要分给我。”


“太铉最甜了,我可以再吃一口吗?”,姜胜允把被子再拉上去了一点,以便自己能看见太铉。


“哎呀,冷死了你干嘛呀。”,两人本就高,被子再被一拉,两人的脚就漏在了外面,说着就扯过被子,脚丫子一蹬一蹬地把被子踢回原来的位置,又用一只脚把姜胜允的脚抬起来,另一只脚塞了一截被子在底下,“这样就不冷啦!”


姜胜允只得缩了缩身子,伸手调高了暖气,揽上太铉的腰,使他更贴近自己,“你说,我们明天去买床大一点的被子好不好?”


沉默了一阵,才又传来闷闷的声音,“不要,我不要那么大的。”


“好好好,”,姜胜允轻轻拍了拍太铉的背,“那就不要。”


昏昏沉沉间太铉许是觉得冷了,又把腿缠上姜胜允的腰,继续无意识地蹭,迷迷糊糊地居然还能发出“滋滋”的声音。


姜胜允看着瞧着他可爱又觉得好笑,另一方面,身体也实在经受不住这样的撩拨,看着太铉迷迷糊糊的样子,也不忍心做些什么,只能默默地把太铉的脚从自己身上拿下来。


南太铉半梦半醒间忽然察觉没了热源,抬了脚又揽上去,姜胜允受不住,又拿下来,往返几次,太铉不耐烦睁了眼,“呀,姜胜允,你干嘛!”


姜胜允收紧了揽着太铉的胳膊,另一只手把太铉抬起的脑袋摁回自己胸口,“快睡觉,别蹭了,再蹭等会儿没法睡了。


太铉被揽着贴得紧,肚子上正好顶着小允允,随即听明白了意思,面颊一红,脸也随之埋得更深,老老实实地一动不敢动。


姜胜允看着觉得好笑,拍着太铉的背安慰,“过一会儿就好了,快睡觉。”


太铉不敢说话,就蹭着点了点头。


“跟你说不要蹭了,怎么不听话,”,姜胜允看南太铉实在太可爱,忍不住想欺负,“要怎么惩罚你才好呢,”,又佯装思考了一下,又把头埋到太铉耳朵旁边,压低了声音,轻轻地说,“不如,今天你自己来……”


“不要!”,太铉被姜胜允呼出的热气激地一机灵,打了个哆嗦,“我困……”,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那——”,姜胜允故意拖长了音又把想要逃跑的太铉揽回来,“你的意思是……”,慢慢地在耳边吹气,“我来……”


南太铉被吓得往姜胜允怀里钻得更深,不停地摇头,八字眉都垮了下来,“我不要我不要……”


姜胜允心下一动,把嘴唇覆上太铉的额头轻轻的一碰,却忍不住继续往下走,在耳后的地方稍作停留,随即坏心眼儿的吮了一口圆圆润润的耳垂,太铉不出意料地颤抖了一下。


太铉蜷着身子不停地往里缩,“不要不要……”


姜胜允顺了顺太铉的头发,便继续往下,在精致漂亮的锁骨上又啄了两口,太铉抖得更厉害,哭腔都出来,“姜胜允,我不要…”


南太铉听见姜胜允轻轻叹了口气,便从自己锁骨间起来。姜胜允只在太铉软软糯糯的唇上舔了两口,终是没忍心忤逆了他的意。


“笨蛋,知道啦。”,翻身起来,又帮太铉掖好了被子,“你困了就先睡,别等我。”


“你干嘛……”,太铉拉住姜胜允的胳膊。


“洗澡啊,小笨蛋。”,姜胜允又低下头轻轻啄了一口软糯的唇,“你最甜,我怎么会梦见别人。”,伸手又理了理太铉的头发。


太铉乖乖把手收回到被窝里去,努了努嘴,“不洗澡,臭死了。”


姜胜允把手伸进被子,撩开太铉的睡衣,在软软的腰上摸了一把,“我洗过一次了。”


太铉蜷起身子躲避,“那你怎么……”,还没说完就被姜胜允低下头呼在耳边的热气打断,“还不是因为你不老实,”,姜胜允抽回手,“快点睡觉,别等我。”,给太铉重新掖了被子,便起身往浴室去。


浴室里的水声响得哗啦哗啦,太铉窝在姜胜允刚刚躺的地方,鼻腔里充盈着姜胜允身上好闻的味道,“胜允身上总是有好闻的味道。”,就着熟悉的味道,太铉倒是很快就睡得昏沉。


*


唰——


太铉拉紧了窗帘。窗帘姜胜允让人拿去加工过,厚厚三层,拉紧以后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太铉拉了块地毯过来,也不上床,就趴在地毯上,把电视开起来,找到嘻嘻哈哈不知哪个台的综艺,又把声音调得极大,把电脑开机,放在一边,手里拆开一包黄瓜味的薯片,一片一片往嘴里扔,时不时跟着节目的音效大笑几声。


太铉告诉自己:南太铉看起来很好。


评论
热度(3)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