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姜南姜#『没关系,有我』短篇已完结/姜南/INS现实向



没有想到十二月来得这样快。


胜允哥本来允诺给粉丝们的五月发新专,一直被社长压着,拖到了现在,转眼间七个月已经过去了。新专辑发行的筹备工作虽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然而社长却始终没有给一个明确的回归日期。


那日,胜允他与闵浩哥一起下楼,刚巧撞见了正在拍摄V APP的PSY前辈。前辈第七张专辑的音源已经在今天零点的时候正式面向大众发布了。


看着前辈游刃有余地应对所有事情的样子,有时候会在心里想,我们也会做得像前辈那样出色吗,当我们出第七张专辑的时候粉丝还会一如既往的给予我们最好的相遇吗,亦或者,我们也会出第七张专辑吗……这个念头浮现出来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赶忙停止了这样的思索。


我们五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甚至连梦想也并不完全相同。振宇哥来自那个我曾经完全陌生的岛屿,他本身也像阳光下的大海那样,安和、包容,能站在舞台上他已经那样知足。胜勋哥舞跳得极好,于他,做一名优秀的舞者才是一直以来的夙愿,他却说五个人才是他应该存在的地方。闵浩哥呢,那个家伙从小学开始就热衷于hiphop,曾经觉得很对不起他,觉得他加入Winner是否掩藏了他出众的才华。


哦,还有,姜胜允。姥姥、妈妈、南东铉那小子都喜欢他。那天打电话回家,南东铉他居然告诉我,他那两只调皮的刺猬见到电视上的姜胜允时都会安静下来。


他确实是这样,有让人心安的魔力。


采访的时候,姜胜允被问到他的梦想,“我啊,希望能成为像尹道贤前辈和姜山爱前辈那样,历久弥新,光辉不减的音乐人。”


历久弥新,光辉不减。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我希望Winner能成为像Beatles那样的组合。”我记得自己对来采访的姐姐笑得有点生硬。


结束采访后,他在洗手间找到我,那时候我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和恐慌。他从后面过来,直视着镜子里的我的眼睛,“会的。”


“什么?”我有点明白,却不那么确定。


“我说,会的,成为像Beatles那样的组合。”姜胜允他再次回答我。


那样肯定的语气让我感觉晕乎乎的,但冲着他那样肯定的语气,我想,我应该相信他。毕竟,论梦想,他与我最为相近。


V APP直播的时候,本来只是路过的两个人竟然也客串了一把,PSY前辈在公司的辈份极高,一向大爷样的姜胜允在前辈面前也只能摆出乖乖的小学生坐姿,闵浩哥在旁边只占得小小一角,两个人挤在一张椅子上的样子倒是颇为好笑。


那天我在家里等他回家帮忙给Polly和Barley铲屎,虽然他们是我儿子,但铲屎官干的活儿很多时候都是姜胜允在帮忙,导致Polly和Barley似乎和他也亲近得不行。


躺在床上,右手拿着手机看直播,左手顺着Polly的毛,Barley躺在我脚边已经睡着了。


粉丝留言不出所料地问到何时回归,顺毛的手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盯着屏幕,我也想知道他会怎么说。


他明显愣了一下,又笑出温柔带着温度的弧度,“回暖的时候吧,等天气回暖了,我们就回归了,大家请期待吧。”


回暖的时候?回暖又是什么时候呢?今天倒是首尔冬季难得的晴天,可是过几天不也又降至零度以下了。回暖的时候,谁知道呢。


许是忽然没了人顺毛,Polly本来昏昏欲睡地趴着忽然抬了脑袋,发出细细软软的一声,“喵~”,怕他吵醒更闹腾的Barley,我赶紧继续安抚起Polly。


闵浩哥挡不住困意独自先回来了,每个人都很辛苦,我知道。


姜胜允虽是早早给粉丝们发了GN的INS,但那天回来的时候还是很迟了,又或者说是很早,因为,那早就不是同一天了。姜胜允啊,他总是那么忙,只比我大一百多天的人却要承担多过我许多倍的责任。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回来时我还没有睡着,按常理来说我本当珍惜这个早睡的机会,况且就算是等他回家帮忙铲屎,而我早在V APP结束之后我就自己清理了Polly与Barley窝。与其说是睡不着,私心里却知道自己在等他回家。


当我听到他开门换鞋的声音时,我顺手关掉了床头的夜灯,有时候睡着了会忘记关灯,他晚归时看见了就进来帮我关了。他已经那么累,今天我不想麻烦他再进来一趟了。


“太铉?”,他轻轻开了门,“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赶快睡觉!”,许是透过门缝突然消失的光引起了他的注意。


“哥……”,我见装不下去,便干脆起了身,“你在直播里说得是真的吗?”


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得出他的愣神,“哥,算了,你也早点睡吧。”


“太铉啊,一起等春天吧。”,他走到床边,伏下身,用还带着冬日凌晨户外寒冷的身体轻轻拥了拥我,“早点睡。”,之后便退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好,他说等,我便相信他。


我知道,他不会拿自己爱的春天开玩笑。


“姜胜允起床!”


等他等到太迟,第二天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餐的时间许久,振宇哥自从搬了新宿舍一个人住,便变本加厉地开始趁着每一点点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补剧,胜勋哥这两天很忙,听振宇哥说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一直没有回来,闵浩哥正躺在沙发上和最近胖了不少的Johnny打着滚玩没空理我。


我只得自己给自己下了碗面,想到还在睡觉的那个人,于是又多下了一碗。


“姜胜允起床!”,又叫了一遍,还是没反应,我把面碗放到一边,爬上他的床,站在他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确实很累,脸上又爆了两个痘,“起床吃面!”,我伸脚轻轻踹了他的屁股,“起床啦!”


他翻了个身,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抱着被子抓住我的脚,“不要……困……”,被他的动作吓得重心不稳,一下子一屁股摔在床上,幸亏床够大没有掉下去。


我蹬开了他的手,“爱吃不吃!”,端了面碗出去,在客厅和闵浩哥一起看着新一期的综艺,不一会儿就把自己那份吃完了。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本来还不觉得,第一口下去才真正切切地感受到是真的饿了。


洗了碗,看见餐桌上姜胜允的那份面,本想赌气倒掉,最后还是算了,微波炉里转了一分钟加热。


“姜胜允!起床吃饭!”,推开他房门,果不其然还在睡,端着面碗,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再不起床,我叫Polly和Barley来闹你了!”,回答我的还是只有客厅里闵浩哥丧心病狂的笑声。


我一边一个夹着Polly和Barley到姜胜允房间,不等放下他们,他们就已经从我怀里蹿到了姜胜允床上。好在如我所愿,他们确实尽职尽责地在骚扰姜胜允,喵喵地叫个不停,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他的脸。


姜胜允最终还是受不住败下阵来,顶着一窝鸡毛睡眼惺忪地看着我,Polly和Barley依然孜孜不倦地叫个不停。


“吃面。”,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他抽了抽鼻子,又从床头扒了张纸擤了鼻涕,然后一脸懵地看向我,“不是给我拿面吗?”


“叫你起床吃!”,虽然嘴上不高兴,却还是乖乖出去把加热好的拉面给他端了过来。


显然趁我出去拿面的时候他已经拍了照片发了INS,拿着手机喜滋滋地看评论。见我进来,便递过手机让我看,一手接了面靠在床头吃。


“哎呀,你发这个粉丝得误会啊。”


“误会啥,哪个不是真的?”,他吸溜了一口,含含糊糊地回答。见我无言已对,他又戳了戳面,“都坨了……”


“谁让你不起的!”,我又爬到他床上逗Polly玩。


“我说你呢。”,他又吸溜了一口。


“你说啥?”,我眯了眼睛看他。


“我说……Polly……Polly……啊不……我说面……”,姜胜允赶紧低头吸溜面。


看到粉丝留言“Kangnam!!”潜意识里有点小小的兴奋,或许,本该就是如此。


身为艺人是不存在假期的,你得到了许多,相应的也该放弃许多。


第二天,我们便再次投入至工作之中。


今天我的部分结束得早,便回了家,盘算着晚上吃什么。打开手机刷新了INS,姜胜允的动态就蹦了出来,这家伙,说是下楼吹吹风,怎么吹到吃东西去了,还是那家我上回给他推荐的章鱼小丸子。


“我也要吃。”,我给他评论了一条。


不一会儿kakaotalk那边他就给我回了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加泡菜?”


“嗯。”,故意高冷地只回一个字。


再次打开INS刷到姜胜允那条,已经有无数粉丝评论,“哎呀,太铉撒娇好可爱~”“不愧是Kangnam啊~”


撒娇?再看一遍我回复的几个字,明明什么都没有。我要是对他撒娇,怎么会让你们看。


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整理手机相册,内存满了就要清,人也是如此,不断地循环更新。


翻到一张照片,是我和Leon的合影,那是2014年的事情了。我很想他。


突然有一天回到家,没有听见Leon欢迎我的声音,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他的踪迹,我哆哆嗦嗦拨通了经纪人哥哥的电话,最后,他告诉我,“公司说你刚出道,就先不要养狗了,Leon已经被送走了。”


送走了……早上还舔着我的手与我告别的小家伙,半夜回到家就不见了踪影。


我把这张图片发到INS上“喂 是我 你还过得好吗 #Leon#儿子”,想了想又删掉重新输入,“#前儿子”,点击发送。


如今我能养两只我爱的猫咪,可那时我连护你周全都不能,甚至直至如今我也不知你现在在哪儿,世上哪有这样的爸爸呢。


Leon他身不由己,如今我是否也如此,到最后,谁知道会不会像Leon那般。


屏幕上显示姜胜允来电,我划开接了,“喂……”


“南太铉,你干嘛,不要乱想,听到没有,我小丸子买了这就回家,你别乱跑啊。”


“好……”


挂了电话,看到INS跳出一条推送,是姜胜允的评论,“我也想他。”


忽然间有一点释然,把手机扔在一边抱起在一边的Polly,仰面躺在床上。


至少我还有这个人,他绝对不会放弃我。


不知怎么的,我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那就,一起等春天吧。


———————END———————


评论
热度(7)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