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14 平安喜乐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太铉在沙发上被冷醒过来,摸摸脸上,还有干涩的痕迹。回到卧室本想躺下,却还是去了阳台。


坐在那把花架旁的秋千上,脚垂下来脚尖刚好能踮到地面,微微蹬了腿,一下一下轻轻地摇晃,什么都不去想,而什么却都在记忆的最表层。


姜胜允那时候甚至会拉着他半夜看一场流星雨。去年12月14日,听说是近年来观测条件最好的一次双子座流星雨。


南太铉隐约记得,那天自己好像早早就睡了,翻了个身却发现自己收着腿靠在这把秋千上面,身上盖了层厚毯子,姜胜允月光下看着自己的眼睛格外好看。


“嘘,不要骂我。”姜胜允把食指发在嘴边,“今天晚上有双子座流星雨,我想和你一起看。”


南太铉困得发昏,懒得理会他,闭了眼睛,靠在姜胜允身上。迷迷糊糊中脖子上一阵痒痒的感觉,费劲儿地睁开眼睛,看见姜胜允把头低在自己颈间,鼻尖蹭着自己的脖子。


“太铉呀,别睡。”姜胜允轻轻吻了吻太铉的脖颈。


太铉不耐烦地微微翻了个身躲开姜胜允的呼吸,靠着直觉摸索着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姜胜允的外套里面,又听到姜胜允无奈又温和的笑。


才过了不一会儿,抱着自己的人又开始摇,“姜胜允…胜允…哥…阿允…你不要摇了…我要睡觉…”


“起来啦,预报说马上开始了,快起来。”姜胜允放软了声音,也不再摇他。


太铉听了往外套里钻得越发里面,“你自己看,你自己看就好了,我会在旁边啦,我要睡觉…”


“不行,”姜胜允把南太铉从外套里拉出来,“说了要一起看的。”红红的像草莓果冻一样的唇瓣在太铉眼前一张一合,搅得太铉更加迷糊。


“不要…”太铉又闭了眼睛,朝姜胜允的衣服里面钻。


“喂…”


“…”


“喂喂喂!快起来!”姜胜允突然把南太铉拉出来,右手搭在太铉肩上托着随时都要低头的脑袋,左手指着天空,眼里有兴奋的星星,“看看看!”


南太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借姜胜允的力抬头,顺着姜胜允所指的方向看去,从夜空的东南方向忽然有一道光向西北方向划过去,也许是质量比较大的缘故,速度不显得很快。


忽然唇上贴上来一个软软糯糯的东西,是姜胜允凑过来的嘴唇,然后趁着南太铉清醒之前飞快地挪开,在旁边笑得贱兮兮的。


“…”


“…”


“姜胜允!”南太铉清醒过来跳下秋千,把羊毛毯子往姜胜允脸上扔,“你干嘛啊!有毛病啊!刷牙了吗!”


姜胜允一边躲着南太铉甩着毯子的一阵阵攻击,一边笑得丧心病狂。


“还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姜胜允趁着躲在花架后面南太铉打不到的一点空闲时间,装作脱力的样子就地躺下来,“刷了刷了,你别打了。”


“你有病吗!”南太铉跑到花架的那一边,伸手把毯子糊了姜胜允一脸,说完还不解气地揉了揉,揉得高兴了就干脆蹲下来跨坐在姜胜允腰上继续揉。


姜胜允的脑袋被摁在毯子里,躺在地上也放松任身上炸毛的猫咪揉。等太铉揉得差不多准备起身的时候,把人拉回来,“听话啦,跟你说要看流星雨的,”拍了拍身边留了的一点位置,“你再闹就要结束了,快坐下来。”


太铉憋着一口气揉得太开心,忽然松懈下来不由喘的不行,一屁股坐在姜胜允从椅子上拉下来在地上铺好的垫子上,任姜胜允笑着给他拍着背顺气。


“喂!”


“怎么啦?要给我的造型道歉吗?”姜胜允望着夜幕的眼睛转回来看向太铉。


“我是说,你看那么多流星,我们许个愿吧。”南太铉故意眨巴眨巴眼睛,像小孩子一样双手合十。


“这么大的人还信这个,”姜胜允嘟了嘴,揽住身边的人的腰,“流星啊,是宇宙中的星体收到地球引力的吸引……”


“打住打住!”太铉不高兴地故意往一边挪了挪,挣开揽住自己的手,“不许就算了嘛,明明知道我上学的时候最讨厌物理……”


“对不起知道啦不提了,”姜胜允抱着毯子往太铉那边挪过去,“那你还许不许愿?”


“不许了。”太铉赌气地哼了一声。


“哦……”


“…”


安静下来的两个人反而更加沉浸于今晚的流星雨之中,南太铉高兴起来觉得冷了就又往姜胜允身上蹭蹭,姜胜允也乐得抱抱怀里软软暖暖的人。


每小时流量超过120颗的流星雨会被称作流星暴,双子座流星雨便是这样的存在,每分钟都会有不同的星光划过装点夜色。


南太铉前一天晚上因为拖稿忙到截稿前最后两个小时,现在是实在困得紧了,渐渐坚持不住,就歪在姜胜允身上哼哼唧唧的。


“太铉。”


“…”


“太铉…”


“让我抱一会儿…”


“…”


……


察觉到嘴唇上一片湿漉漉的动静,太铉迷迷糊糊中微眯了眼睛,看见姜胜允正伏下身小心翼翼地一下一下啄着自己嘴角,偶尔也加重了力道,伸出舌尖扫过唇瓣,不由得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本就湿润的嘴唇。


姜胜允见南太铉醒过来,轻轻把两个人分开一点点距离,呼吸撒在太铉鼻翼两侧,“都要结束了,我们接个吻吧。”,不等南太铉反应过来,就压了过去。


这个吻来得出乎意料,南太铉更是混沌的无法思考。唇瓣被吮吸住,舌头也被卷了进去,南太铉被吻得迷迷糊糊,只能跟随着本能的反应回应过去。怎么总是被莫名其妙地被他占便宜,南太铉睁不开眼睛只能心里默默想着。


“唔…疼…”南太铉被姜胜允轻轻咬了一下下唇,被吓了一跳。


“亲你的时候还能走神,真有你的。”姜胜允只不过分开了一点,说完又开始用舌尖舔砥刚刚自己咬的那个地方,“还疼不疼?”


“不疼…”太铉糊里糊涂的答道。


“诶,”姜胜允恋恋不舍地离开南太铉已经因充血而显得格外殷红的嘴唇,“他们说,相爱的人如果在双子座流星雨下面接吻就会永远在一起。”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太铉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姜胜允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哈哈哈哈哈也信这个哈哈哈哈哈哈。比我还不如呢。”


姜胜允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手却依然揽着南太铉的腰,“那你要不要许愿?”


“那你也许一个。”


“好。”


南太铉从姜胜允怀里钻出来,一本正经的盘腿坐好双手合十,刚好有一颗流星划过夜空。


我希望神明保佑,姜胜允和我永远荣辱与共。


南太铉飞快地许完愿望,看向身边的姜胜允,“你快许啊!”。


姜胜允学着南太铉的样子,虔诚的样子并不比南太铉差多少。


“你许了什么愿望?”南太铉见他许得认真,忍不住开口问。


“我说,祈求神明保佑,南太铉他一辈子平安喜乐。”姜胜允倒也回答的认真。


“那你自己呢?”


“我不用啦。”


“喂姜胜允,”南太铉拉过毯子往姜胜允身上靠,“那你一定也要平安喜乐。”,如果你顾不得自己平安如果你无法一辈子喜乐,那么想要永远和你荣辱与共的我,又怎会平安,怎会喜乐。


如果你是我注定逃不掉的劫,那我一定不会逃避,请让我站在你身边,永远不要把我推开,否则我如何幸福。














































































































































评论
热度(4)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