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05 若是你在



胜允偶尔将工作带回家处理,太铉便窝在胜允书房的沙发上或是修改自己的文章或是翻翻新到的杂志,偶尔站起身要两块自己摆在胜允桌上的甜曲奇,或是去泡两杯掺了肉桂奇妙香味的红茶。


他陪着他度过每个难熬的凌晨会议,即使偶尔睡着了,也能感受到安心。


太铉还是不常说“爱”,但是二人都明了。


从前是如此,而今,你我却把彼此走丢。


太铉坐在自己的工作台前,揉乱自己的头发,思考着这期杂志适用的风格,随手捻了两块甜曲奇投在嘴里,不急不徐地嚼,试图放松心情。


手里的攥着炭笔,有几星饼干屑黏在了笔头上,太铉恍恍惚惚的也便舔了过去。


换作从前,没等舌尖点到笔头手上的笔便会被胜允夺过去。仿佛胜允不要工作似的,无论是看文件还是发呆,总能发现太铉各种不好的冲动。


被舌尖冰凉的触感一惊,太铉赶忙收回了思绪,就着方才所想,笔尖在纸上游动起来。


“姜胜允!给我倒杯茶!”


太铉多吃了甜,唇舌不免干燥起来,就连喉咙也发着疼,笔尖不曾停歇,便也不抬头的吆喝了一声。


“姜胜允!”


“胜允!”


“胜…”


笔尖不由一顿,性软的炭笔不出意料污了画面。


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不习惯没有他。以为时间能够抚平伤口,却没想到,他离开一天,心上便多一道刻痕。


转向那幅污了的未完稿。那是一个男人的背影,只是怎么看都像一个人。


姜胜允。


太铉不愿再与思绪纠缠,不耐烦地掷了笔,翻出手机播了电话,叫上朋友出门聚聚。


换种方式说,也可以叫做逃避。


李胜勋一向忙,远在英国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太铉朋友并不多,于是如今坐在他对面的也只有宋闵浩与金振宇二人。


当太铉到那家平素与胜允常来的那家Gallery Café时,他们已经等了一会儿。但他们看到太铉推开那扇系着蓝色风铃的时候,本相依靠的肩膀慌忙拉开了距离,不想让太铉触了这景生出什么忧郁的情丝来。


太铉在推开门时便看到了这一幕,心下了然,明白他们的深意,倒是调侃起来:“在我面前你们还害羞?”


闵浩不语只是浅笑,振宇红了脸忙招呼起服务员。


“特调浓黑。”


闵浩与振宇闻言看向了太铉,闵浩甚至挑了挑眉毛,二人愣了片刻便收回了目光,按着往常的喜好点了两杯不同的。太铉喜甜,他们一清二楚,不过今天,太铉不说,他们便不问。


三杯不同的咖啡等了好一会儿才端上来,三人等待的时间便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天,消磨着时光,似乎都有意略过了一些话题。


端上来的咖啡,白色的雾气夹杂着浓重的黑咖啡味儿,熏得太铉有些睁不开眼了。这样浓的,素来只有胜勋会点。


当然,还有姜胜允。


评论
热度(4)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