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12 Morpheus



捻掉剩下一半的烟头,靠在栏杆上,看着远处首尔一片繁华灿烂的地上星光。


那才是首尔的夜啊,褪去白日里古板的外衣,夜晚的首尔充斥着人性间的所有色彩,好与坏间从来没有明确的区分,无论是金钱情欲权利暴虐还是爱情亲情,都有他的一席之地。


我们总是需要安眠,然而,首尔是不睡的。她不说话,却无时无刻不俯瞰着这片土地上正在上演的一幕幕喜怒哀乐爱欲惧,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


受新一轮太平洋气旋的影响,这个五月初的晚上有些冷。倒不是冻得瑟缩的冷,只是走在户外的时候,即使披上了外套,指尖也依然微带了凉。


比如现在。


南太铉意识到自己走在街上时,已经离开家两三个街道的距离。


白日里冷冷清清的一条街,每到晚上便披上华丽的彩衣,灯红酒绿形容就是如此。


许是出门时只披了件薄外套,走在街上又多了些时间,胃竟隐隐地疼了起来,未到疼得咬牙切齿的程度,但闷闷的疼法也一点点消磨太铉的意志。


又走了一阵,终于蹙了眉头,压下脑子里慢慢涌起的混沌,终是不想回家,随手推开旁边一家Pub的门。


“欢迎光临。”


训练有素的酒保整齐的招呼唤回太铉飘飘悠悠的神志。随着其中一位的带领,要了吧台边上的位子。吧台位于Morpheus的中间区域,虽是惹眼,但同样的,整个Pub所有角落也尽收眼底。


Morpheus是古希腊神话中掌管梦境的神的名字,对于一家生活在夜晚的Pub来说倒是合适不过。


太铉要了一杯卡布其诺,在晚上的Pub的要咖啡的客人绝对不多,酒保虽觉得奇怪,但终归不会忤逆来客的意愿。


太铉趴在台面上试图缓解胃部愈演愈烈的疼痛,两手交叠捂着刚刚磨好调开,又按着意愿加了二点五倍糖份的卡布其诺,想要在杯体上汲取一点温暖。


这样的姿势落在其他人眼里,倒像一只刚睡醒的猫咪,慵懒可爱。


太铉探出舌尖,试探性地舔了一口杯中的卡布其诺判断温度,又迅速缩了回去,这一次与平常不同,太铉几乎跳了起来。不仅仅因为舌尖所触及的过高温度,更因为脸颊处传来的一片冰凉。


“嘿,别大惊小怪的,美人是一个人吗?”


来者着了套银灰色的休闲西装,剃成板寸的发型,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有那么一瞬间,南太铉承认,他很好看。


但当太铉当机的脑袋回转过来时,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谁啊!老子是男人!”


“程徵之,很高兴认识你啊美人。”男人尾音轻佻的上扬,伸手想搭太铉的肩膀,饶是不是如此眼底却一片沉静,让人猜不透。


太铉不动声色抬手拂掉那人正要搭上的手,“Orange Juice?有趣。”低了头正自己的外套,“我是男人,不要这样叫我,我不想说第三遍。”再抬眼之时,已经是一副极为疏离的表情。


太铉低头啜了一口正好温度凉到适中的卡布其诺,不再理身边的人,Pub总会有那么些纠缠不清的存在,既然自己不想惹事,那就以沉默回应。


当冰凉的易拉罐再次覆上脸时,纵是表现得再冷漠的太铉也不由得翻了脸,一拍桌子,“你有病吧!”


程徵之轻轻一笑,“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不得不说,程徵之是控制表情的高手,纵使是撒娇的样子,他也一样能够驾驭。


“姜胜允。”太铉急于摆脱这人,便随口胡诌过去。


“宝贝不乖哦,姜胜允我可是见过的哦。”男人嘴角带笑,眼底的神色太铉看不明白。


“Taehyun。”没料到程徵之会与姜胜允有什么交集,实在不想多说,太铉只得不耐地抛出名字,起身收拾了杯子,要往另一边坐。


没料到,程徵之竟然抓住了太铉的手腕,一时间僵持不下。“程先生,父母没教过不要强人所难吗?”太铉一手端着杯子,另一只手被桎梏住动弹不得,心中不悦,眉尾都低到了地上。


“父母也教过我要努力争取。”程徵之闻言松了手,眼角带笑。


“……”


“不喝一罐吗?”程徵之见太铉不作声,将手中的啤酒罐拿到太铉面前摇了摇。


以为得不到回应,没想到手中一空,太铉已经气定神闲地拉开易拉罐拉环,翘着二郎腿靠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想说什么?”南太铉像对待葡萄酒一样摇晃了易拉罐,眼睛却不看向对方。


“和美人能说些什么?”程徵之拉开太铉对面的椅子坐下,身体前倾,直直地看去。


太铉向后坐一些,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既然程先生不记事儿,那我们也没有什么聊的必要了。”放下了未碰一口的啤酒罐。


“别,”程徵之知是方才不由自主叫出来的称呼惹恼了面前的人,“Taehyun看起来并不是玩不起的人,不知是否有意邀请我去你家喝一杯咖啡呢?”脸上微笑的弧度没有改变,但在太铉眼里就变了味。


太铉并不傻,不消思量,便明白了对方的意味,“先生想约炮的话,那边的男孩子大概会很乐意,”说着抬了抬下巴向左边角落里几个沾染了风尘味儿的少年。


当太铉注视过去的时候刚好看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也看向此处,当他们发现交错的视线时竟然飞快地转向别处,又微低了头对着耳机说了些什么。


太铉微眯了眼睛,又转过头,“我去洗手间,先生请自便。”


评论
热度(4)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