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10 不能



南太铉顿了脚步,慢慢收紧自己本就攥着的双手。


即使害怕得停下了脚步,嘴上依然不会饶人,“嘴巴长在我身上,不关你事。”


“收回去。”姜胜允拉住太铉的右手,靠近右耳,不依不饶一字一顿地吐出几个字。


“…”太铉并不应声,本就僵硬的气氛更加冰冷。


“姜胜允,你幼不幼稚。”良久,太铉抽出胳膊,推开几分距离,抬眸看他,小心地隐去眼底起伏的情绪,“我会离开的,给我时间。”


当年,比太铉还要矮上两厘米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的能够与自己平视,甚至能将自己完全的护于身后。


现在的姜胜允,不再是一个少年。也许,男人,才是应该形容他的词。而如今,这个护自己于身后的男人,即将成为别人的男人。


南太铉思及此处,不禁咬紧了下唇,攥紧的指关节泛着青白的颜色。


“太铉…”姜胜允放软了语气,手掌覆上太铉紧攥的手,想要让他放松下来。


“胜允,你走吧,不然我走。你这样算什么。”太铉轻轻甩掉那只覆在自己右手上总是凉凉的,即使不冷的天气也依然泛着红的手。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知不知道。”南太铉自顾自地说道。明明是他最后点头同意,凭什么到现在落定了一切,却要自己来迁就他,“你走,要不我走。”


“…”姜胜允皱了皱眉头,终究没有再逼着他说些什么,“我走,你就待在这里。”


已经迈下的脚步终不可能收回,只能一步一步走向未知,也通往未来。


太铉见他不再纠缠于此,正和了自己不愿再多说的心意,转了身,便准备回房收些东西。


“南太铉,”姜胜允忽然叫住了他,“别赌气了,对我的话,不值得你这样,记着吃些东西,我走了。”


南太铉忽地愣了愣神,迈出了第一步的脚便迈不出第二步,怔怔地停在了原地,想回头看他时,车灯的光亮已经穿过走廊轻薄的窗帘,自己的影子被投在了身侧雪白的墙上。


不值得?你怎么不值得,对于我来说怎样都值得。


太铉记得姜胜允早先的时候,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昼夜颠倒,即使是坐飞机的时候也得不了空,长此以往便时常胃疼,等到拖不住去医院检查时,已经拖出了慢性胃炎。


太铉思及,不由得偏了头,目光所及处,是姜胜允离开的方向。不知道这么晚了,他吃过没有。


从前,姜胜允犯了胃疼,有时候自己也不在他身边。那时候便也是如此,停下来的时候就会想着,姜胜允你还疼吗,姜胜允你吃过饭了吗。


实际上,太铉在第一眼抬头看向胜允时,就已经注意到了他颧骨边上一些,在他奶白色苹果肌上显得有些明显的青色痕迹。


太铉也知道,这是自己在阔别百天以后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那一拳太铉最后还是没舍得打在鼻梁上。那时候姜胜允并没有躲,一直以一种安逸的眼神看着他。在即将触及的那一秒,南太铉忽地就改变了方向,仅仅在姜胜允的颧骨上留下了一点点清淡的颜色。


太铉也知道,这是自己在阔别百天以后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那一拳太铉最后还是没舍得打在鼻梁上。那时候姜胜允并没有躲,一直以一种安逸的眼神看着他。在即将触及的那一秒,南太铉忽地就改变了方向,仅仅在姜胜允的颧骨上留下了一点点清淡的颜色。


“太铉啊!吃饭啦!”楼下管家伯伯喊了一声,想来是姜胜允吩咐过了。


“就来。”太铉应声道,你若想让我吃饭,那我便去吃,就像从前我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那样,如果还能重头来过。


如果还能重头来过,是不是我不提分手,就不会有你应允的机会。


那我便不提。


“没有时钟能为我敲响已经过去了的钟点。”太铉脑子里忽然闪现了这样一个句子,便喃喃了出来。


那是从前读书的时候,太铉在姜胜允家里读到了的拜伦诗集里的句子,太铉记得姜胜允似乎很喜欢,用蓝墨笔在下面打上了一条一丝不苟的波浪线。


过去已经过去了,那未来的未来也无法可想,人们永远生活在当下。


吃过饭洗了澡,对着镜子把湿漉漉的头发费劲地吹干,吹头发似乎很麻烦,即使这件事已经自己做了逾三月,太铉也还是吹得乱七八糟,第二天顶着一头鸡窝也是常有的事。


太铉摸着乱糟糟的头发,踱到姜胜允从前常待的书房,想着收拾收拾平常落在那儿的东西。


目光触到放在书桌上的塌进去一个脚的礼物盒,太铉的眉尾儿又不由自主地往下垂了垂。果然还是被他拿回来了。


睡衣口袋里的手机忽地一震,唤回了太铉的思绪。


“有一条来自‘亲亲胜允’的信息,是否现在查看。”


太铉有些惊讶,另一方面又觉得理所当然。一百天,除了最初的那一条,姜胜允便再没发过,不过经过今天这一遭,他又似乎就是应该发点什么。


太铉不加思索便点开了界面,“衣服放在我桌子上了,你记得收好,别再给扔了。”


再次看向那个礼物盒的目光有些复杂,正如此刻南太铉的思绪一般乱糟糟的。


“知道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点了三个字回过去。屏幕的那一端也悄无声息下去。


太铉拿起放在桌上的盒子,也懒得再去思索到底是什么东西,便扔进了自己的衣柜。


评论
热度(6)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