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08 惊蛰



太铉低着头一路踢着跟前的小石子儿,手里抱着两个西装盒子,不得已把头歪在一边好看得见路和那块可怜的小石子儿,走路有点费劲儿。


振宇的手挽在太铉的胳膊上,权当自己是太铉的眼睛来分辨方向,虽认路技能低下,然而这每天走的路还是毫无障碍。


蓦地,振宇突然收紧了手上的力量,不自然的往太铉的前面靠,硬是要想朝与正确的方向相反走去。闵浩见此,顺着振宇阻挡的方向看去,也挡在了太铉面前,由着振宇向反方向走去。


太铉踢小石子儿的步伐受到了限制,被拉着往反方向走,一急,抖掉了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哥,你往哪走呢,走反了啊,走了那么多会还忘呐。”太铉看着金振宇忽闪着的鹿眼,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没有,就是那边。”振宇哥偏了头不看他。


“诶?闵浩哥你说说他呀,明明就错了。”


“没有,他说得没错,该走那边。”


“你们合伙来着呀。我刚才可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太铉用盒子顶开挡在面前两人之间的缝隙,穿过去,费劲的空出一只手,“你看,那是Sweetie啊,之前和胜允…”


“…”


太阳很盛,忽然,太铉就厌恶起这样的天气来了,阳光太耀目,被照着的人也分外刺眼。


姜胜允正从前面几十米的一家店铺楼梯上下来,有另一只手挽着他的胳膊。


那家店太铉认识,他们曾无数次的经过那里,姜胜允曾经问过他,要不要一个戒指作为礼物,那时候,太铉摇了摇头,“不要,那是结婚才用的。”“好,那就以后结婚再买。”那时候的姜胜允,伸出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胜允的手上有薄薄的一层茧,触碰到皮肤上的感觉痒痒的。


……


可是,有别人挽着他了。


姜胜允先下的楼梯,手上攥着个小盒子,目光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一个女孩子随着胜允,见他脸色并不好,便挽过胜允的胳膊,偏头不知说了些什么,胜允脸上果然露出了一点笑容。


他们还在继续向下走着,女孩的手自然地搭着,并没有放开。


不得不说,这一切使他们看起来有多登对。


在太铉这边,一切仿佛放了慢动作。胜允每走一步,他们便靠近一分。太铉心知如此,却没有力气在逃了。他的眼睛直直盯着胜允一步步靠近的身影,眼底有的也不再仅仅是悲伤。


胜允从不是迟钝的人,当他走出那家店时,便感受到了一丝灼灼的目光,一转头便看见了太铉。


他不喜欢躲,于是反而更加自然,不动声色地抽出了被女孩挽住的一边胳膊,迎上太铉的目光。


两个人都不说话,彼此目光交汇,都带上了克制和疏离。一边的女孩子见状,挑了挑眉毛,像是明白了什么,恶作剧般对胜允一笑。


转过头面对太铉,弯起嘴角带上甜甜的笑意,“你好,我叫李晟京,你是胜允的朋友对吧,那我们的婚礼你务必赏光哦!”说着甚至要与太铉握手。


太铉看着胜允的目光忽而更沉了几分,他紧咬着下唇控制自己的情绪。胜允眉头一紧又很快的舒展不漏一点痕迹。


看向那只已经倔强地伸出一会儿的手,纵使毫无心情,却也只能随意的一握。李晟京的手与其他同地位女孩的光滑细腻有些不同,她与胜允有些类似,都带着薄薄一层茧。


太铉又抬了头,直直看向了胜允,胜允一直看着他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太铉知道,那是眼底的东西藏得太多,自己看不明白。足足三分钟两个人只是互相用眼神对峙,一句话都没说。


忽然,太铉勾起了一丝笑,将手上姜胜允买来的衣服所装的盒子往地上一丢,往前的时候肩膀擦过彼此,单抱着自己那个盒子往停车场走去,将身后金振宇和宋闵浩的劝阻全部屏蔽。


可是,他却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和几个月前一样,如同海洋一般的声音。


“让他走。”


太铉刹住了脚步,顿了几秒,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一步步像姜胜允走去,像一只压抑到极点的狮子,瞬间发力,举起拳头直冲胜允的鼻梁打过去。


打完就走,再也没有一丝停留。


太铉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跑了起来。远远看到自己的车,便飞奔过去。打开车门,把自己塞进驾驶座,将礼物盒丢在后座。


眼泪怎么就不听话了呢,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不是想着不要哭了吗,他都能爱上别人,自己怎么不能学会接受。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很好呢,不像狗血故事里的第三者或是妖媚或是毒辣,可爱活泼的样子,确实与你相配,对吗。


太铉顺手挂了档,银色的车便向城外飞速而去。因为要穿过略显繁忙的市区,相对而言过快的车速使得周遭喇叭声不断,但是,太铉听不见,他只想要安静一小会儿。


当驶至城外时,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蒸腾了几天的水汽终于聚集成覆盖整座城市的乌云,脸上的泪迹似乎也被蒸发,只有肿涩的眼睛和干燥的泪痕提醒他发生过的一切。


该回去了,也该好好静静了。





评论
热度(5)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