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段草/草儿
#姜南姜# #恺楚恺#
冷圈西皮欢乐多
#EVAK# #忘羡#
热圈西皮不少我

『海洋与鱼之于你与我』 Chapter 09 距离



穿过不大的花园,空气中还带着新鲜玫瑰应有的馥郁芬芳。四月末的时节,玫瑰正是抽苞的时候,有几朵着急的先开了,余下的大多数,将在一个多月后的夏至前后迎来盛日。


深呼吸,调整好不稳的情绪,在一旁的水龙头那儿接了捧水,洗去脸上残留的泪痕,不想让把自己当儿子疼的管家伯伯发现些什么端倪。


太铉低着头慢悠悠地挪到了门口,翻了翻口袋,心下一慌,没带钥匙。


距离上次没带钥匙已经过了好久。


从前自己忘性大,总是丢三落四地忘了这个又忘了那个,不过好在胜允在身边,倒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有一回,胜允有事缠着,抽不开身,管家伯伯每周四都要告假回家探亲。太铉就一个人靠在院子的秋千上,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困意袭来,一直睡到了后半夜,直到姜胜允回来时把他抱回床上去。


再后来,胜允便多配了把钥匙,藏在门口的地垫下面,好让太铉不至于被关在门外回不了家。


人总是有依赖性的,自从多配了把钥匙,太铉倒是更经常给忘了,有时候连地垫下的钥匙也被顺手带进了房间。


对,人是有依赖性的。分开后的这么久以来,太铉似乎是改掉了这个糊涂的毛病一般,每天出门前都检查许多次。


只有今天,鬼使神差一般把钥匙的事抛在了脑后。


太铉环顾左右,确认没有别人经过,弯下腰,轻轻掀开地垫的一个角。“还好还在。”太铉不禁长舒一口气,就着银色圆环,将钥匙拉出来。


纸条…?


太铉一怔,顺着抽出纸条。


“笨蛋,你怎么又忘记啦!不骂你了,亲亲。”


“…”


姜胜允很喜欢用这样甜甜的语气起来与他说话,只要他在太铉身旁,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如棉花糖一般带着一股

子甜津津的滋味儿。


南太铉一时间无语,这样的情况于现在的他来说太过尴尬。几个月前还腻腻歪歪你侬我侬,几个小时之前,就刚刚出手打了他,而现在又赖着他留下的钥匙打开家门,看见这让人脸红的便签。


思考了一阵,攥着纸条的手无意识慢慢放开,任便签飘到地上,被春末的晚风不知吹到什么地方去。


不再迟疑,转身便开了门回屋。“伯伯!我回来啦!今晚别做我的饭了,我不饿!”太铉向着坐在厨房边上看报纸的管家伯伯唤了几声,便扶着旋转的楼梯上楼。

“诶,太铉…”后面的话太铉走得急便也没听见。


太铉只顾着打算回房洗个澡,好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再好好思考一下今后的生活,经过今天这一段,太铉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段不知所措的感情。


“去哪儿了?”


背后熟悉的声音响起,惊得太铉僵直了背,不敢转过身去确认声音的来源。


“转过来。”这个声音仿佛明白自己的想法,一沉声,再次唤道。


仿佛受到蛊惑一般,太铉慢慢转向声音的方向,却始终低着头不敢再看。


“看我。”且不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单只看得见与自己相配的拖鞋样式,太铉就确认了身前是姜胜允。


“…”太铉依然低着头,不想去看他,即使明白自己依然爱着对方,但今天他没有面对的勇气。


来自姜胜允的气息越来越浓,“胜允的身上总是有好闻的味道”太铉曾经为此骄傲地称赞过许多次,但此时他却有些害怕,反映在行为上,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倒退了几步。


“你做什么?”胜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即使也能从中听出几分无奈。


胜允一只手伸去拉住躲得越来越远的太铉,另一只手,撩开他散落下来挡住眼睛的几缕发丝。


“哭过?”明明是问句却问出了肯定的语气。


“不关你的事。”太铉转过身去,挣开被胜允紧紧拉住的胳膊。“我会马上搬出去,你不要担心。”太铉不再做停留,向自己的工作室快步走去。


“收回刚才的话。”胜允的声音又沉了几分。即使背对着他,太铉都能感受到身后泛上了凉意的眼神。


评论
热度(4)

© Rannamn | Powered by LOFTER